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中国互联网30年丨刘韵洁:互联网下半场,要抓住“弯道超车”机遇

2024-04-20   人民邮电报   阅读量:91

    在我国的互联网上半场,他推动互联网第一时间开通与建设,并推动互联网“飞”入寻常百姓家;而在当前互联网下半场,今年已经81岁的他依然活跃在更加前沿的科研阵地,引领着被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未来网络实现“弯道超车”。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紫金山实验室荣誉主任兼首席科学家、江苏未来网络集团董事长刘韵洁。

    由于在互联网领域的卓越贡献,1998年10月刘韵洁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计算机数字化领域的50位风云人物之一,并尊称他为“中国互联网之父”。2005年12月,62岁的刘韵洁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在中国互联网全功能接入30周年之际,记者来到位于南京的未来网络小镇,采访了刘韵洁,一起追忆我国互联网的起步与发展,畅谈未来网络的战略意义。

    “当时我国连固定电话都供不应求,却抓住了公众互联网的发展机遇,这非常了不起”

    1994年,我国开通连入互联网的64kbit/s国际专线,实现了与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成为第77个拥有全功能互联网的成员。“我们从1992年就开始做准备了,才能在全球较早启动公众互联网建设。”刘韵洁回忆道。

    追溯起来,我国早已开始了计算机联网的探索,并抓住了以计算机联网为代表业务的数据网络建设与发展先机。1992年下半年,时任邮电部数据通信研究所所长刘韵洁被任命负责筹备邮电部数据通信局的组织工作,目的就是加快发展数据网络及业务。数据通信局刚成立时仅6个人,刘韵洁一边抓队伍建设,一边承担起中国数据通信网络的设计规划、建设以及网络的运营和维护管理工作。1993年9月,我国公用分组交换数据网(CHINAPAC)骨干网正式开通业务,1994年10月22日,中国公用数字数据网(CHINADDN)建成并开通。同时,数据通信局还肩负起将应用和业务不断拓展到各个企事业单位以及千家万户百姓家中的重任。数据通信在世界电信领域都属最新业务,又因本身固有的高技术性,“外行听不懂,内行说不清”,为此数据通信局免费为银行、教育等部门举办数据通信技术培训班,刘韵洁经常亲自授课。中国的数据通信业务开始出现爆炸性增长,1995年底在财税、金融、贸易、海关、证券、科教等20多个部门和全国部分大中型企业得到广泛应用,并与国际互联网互连,实现了国内数据通信与国际的接轨,满足了改革开放对数据通信的需求。数据通信的发展为后来的互联网建设、发展积累了经验,并培养了一支专业技术队伍,培育了广泛的客户群体。

    1987年9月20日,北京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向德国成功发出了一封电子邮件,标志着中国与国际计算机网络已经成功连接。互联网发展之初,基本局限在科研机构、大学院校等科技人员与知识分子联网到美国去检索科技文献资料。但刘韵洁以敏锐的眼光看到,互联网将成为一种未来趋势,电信部门有责任有义务参与到互联网的发展建设中,否则将影响整个国家信息化的进程。1994年3月,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北京、上海节点工程开始建设。当年10月,我国面向公众开通了互联网业务。

    “这比欧美国家很多传统的电话公司开通公众互联网业务都要早,当时美国AT&T和七个小贝尔公司都还没启动互联网业务。想想当时连固定电话都供不应求,还得排队安装呢,我国却在全球较早开通互联网,抓住了互联网发展的机遇,这非常了不起。”刘韵洁感慨道。1994年全国电话普及率仅为3.2%,当时连电话还是“王谢堂前燕”呢,互联网更是遥不可及,邮电部能做出发展公众互联网的决策非常超前。

    但当时国际互联网所提供的信息,几乎是清一色的英语,这限制了中国大多用户使用互联网。

    而且当时带宽资费昂贵,因为国际互联网接入不仅有业务上的互联互通结算费用,而且接到美国的电路费中国单方出,而不是像电报网、电话网那样双方各负担一半电路费用,因此中国网民上网的费用就很高。刘韵洁认为这非常不合理。在90年代中期的夏威夷全球互联网大会上,他跟大会主席、MCI的一个副总裁建议按照运营商传统方式分摊互联网成本,结算费用。然而对方说,美国的网民没有需求连到中国去,中国互联网也没有内容可供给美国看。

    这对刘韵洁刺激很大,他下定决心,要推动互联网中文应用的发展,否则中国的互联网就只是国外互联网的一个接入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互联网,而且中国老百姓也不可能上互联网。

    “我做得比较骄傲的一件事情,就是推动互联网中文应用发展起来。”刘韵洁表示。1995年,中国计算机互联网络CHINANET首次推出中文信息库,这是中国互联网最具标志性的一个转向,它为网民提供了一个全中文的网络环境。刘韵洁还联合社会各界,发动所有社会力量,共同推动中文内容的开发与发展,以真正适应广大群众的需要。随着中文应用的繁荣,越来越多国人开始使用互联网,互联网从知识界普及到了普通百姓,中国互联网才形成一个足够大的市场。

    目前全球互联网上市企业30强中,中国8家企业上榜,其中腾讯、阿里和拼多多3家进入前10,前10强其他7家均为美国企业。刘韵洁说:“在全球,今天我国互联网能取得这样的地位与成就,我认为跟我国抓住互联网发展先机有关,也跟互联网中文应用繁荣密不可分。”

    对于曾经获评全球计算机数字化领域的50位风云人物之一,刘韵洁说:“我只是一个技术人员,提了一些建议,比较好地把握住了技术路线,让我国互联网没有走弯路,没有耽误发展,贡献仅此而已。当时邮电部吴基传部长、朱高峰副部长、杨贤足副部长等老一辈领导眼光敏锐,意识超前,敢于创新,善于抓住机遇,我认为他们在互联网发展中功不可没,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同时一大批社会力量都作出了非常了不起的贡献,我们也不应该忘了他们。”

    “互联网的下半场,未来网络是中国自己的技术路径,有机会实现互联网核心科技‘弯道超车’”

    提到被称作“中国互联网之父”,刘韵洁不以为然:“我觉得很惭愧,因为互联网是美国发明的,我无非就是推动它做起来了。我们必须有自己的技术路径、自己的核心技术,才能从跟跑变成领跑。”

    “我们正在做的未来网络探索,就是这样一件事。”说到这里,刘韵洁的声音里充满了激情。“什么叫未来网络?就是要打破传统互联网的架构,要形成一个新的网络,就是互联网的下半场。我一辈子都在跟网络打交道,我知道它的好处,也知道它的弊端,我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这些弊端,我曾在联通多业务统一网络平台上做过一些尝试,获得了成功,积累了经验。”刘韵洁解释。

    1999年,刘韵洁被调到中国联通任总工程师,后任副总裁。刘韵洁面对中国联通将在全国范围内经营固定网、数据与互联网业务如何建网问题,针对国内外电信界几十年未能解决的网络融合问题,创造性地将路由器技术和ATM技术融合,克服了它们各自的局限,2002年成功建成了联通多业务统一网络平台,在全球率先实现了在一个网络平台上同时提供语音、数据和视频等多种业务的梦想。这是向下一代网络演进的一次大规模成功的实践,为我国甚至全球网络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思路与经验。这也为刘韵洁后来的研究打下了基础。

    “2004年退休,但2005年当选院士给我了机遇继续研究网络,我下定决心要做一个新型网络,解决互联网的弊端。”刘韵洁解释,互联网是“尽力而为”的网络,存在丢包、拥塞、网络传输效率低等问题。这在消费互联网上半场不是主要矛盾,因为老百姓更关注方便和价格。但随着互联网向“生产型”转变,在与实体经济融合中,就难以满足很多行业安全、实时、质量保障、可管可控等需求,迫切需要对网络架构做出变革,这就是未来网络领域。当时全球还没有“未来网络”这个概念,这是个全新的孤独的探索。

    2009年,中国工程院与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联合启动了“面向2030年中国工程科技中长期发展战略研究”项目,在刘韵洁提议下,设立了有关未来网络的研究咨询课题。2013年,在中国工程院一批院士的建议下,我国将未来网络试验设施(CENI)项目列入《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中长期规划(2012—2030年)》。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苏时,听完刘韵洁关于研发工作的汇报后提出,要加快建设未来网络国家大科学装置,并对我国实现互联网核心科技“弯道超车”提出了殷切嘱托。

    刘韵洁牢牢记住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2018 年,在江苏省和南京市的支持下,他又进一步牵头创建了紫金山实验室这一重大创新平台,并担任紫金山实验室主任兼首席科学家。他带领团队刻苦攻关,历经 10 年的探索与跨越,系统性攻克了未来网络关键技术,率先成功开创一条互联网发展的全新技术路径,实现从“尽力而为”到“确保可需”。构建了基于服务定制架构(SCN)的未来网络试验设施(CENI),并成功开通了覆盖全国40个主要城市的广域确定性网络。

    在刘韵洁看来,确定性网络正在成为未来网络产业的核心,也是在网络领域实现“换道超车”的重要契机,有望解决传统互联网拥塞无序的问题,推动互联网从“尽力而为”到“确保所需”的技术体系变革,能够满足工业互联网、元宇宙、人工智能大模型等不同场景的网络需求。同时,“确定性网络可以给每一个用户、每个企业提供专网一样的质量,专网一样的安全;但像公网一样的方便,公网一样的便宜。”刘韵洁表示。

    目前确定性网络已经在“东数西算”“碳中和”“碳达峰”“航空航天”等国家战略中发挥关键作用。刘韵洁举例,“东数西算”想真正做到每个企业、每个用户使用算力就像使用水电一样那么方便,需要一个既能像专网一样提供高质量、高安全性服务,又像公网一样经济实用、方便灵活的新型网络,才能满足数据高速、远距离、高可靠、无损传输、经济实惠的需求。未来的AI新时代,更是需要算力把数据要素保护、流通、管理起来,确定性网络就是最好的网络保证。从长距离传输测试结果来看,确定性网络的文件传输效率相较于普通互联网能提高36倍,控制协议能提高15倍,这大大提高了“东数西算”的传输效率,也大大降低了网络的成本。

    2023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南京紫金山实验室考察调研,听取刘韵洁最新情况介绍。“我们把总书记当年布置的‘作业’交上了,新的网络架构已在布局,9 年前的梦想已成真!”刚交卷,刘韵洁又迎来新的任务。当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现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颠覆性技术随时可能出现,要走求实扎实的创新路子,为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立下功勋。

    “尽管我们在未来网络领域比发达国家提早七八年布局,但在新技术应用推广方面,我国与发达国家仍然有差距,我们现在需要把应用领域做好,不然他们几年就会超越我们。”这将成为刘韵洁新的挑战与使命。

    当前,互联网作为继陆海空天之后的第五维空间,成为大国竞争的核心焦点之一,而互联网下半场正成为我国新的历史机遇。刘韵洁呼吁,我们要抓住这一重大机遇,发挥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出台相关政策支持,突破更多确定性网络核心技术,发展确定性网络相关产业生态,实现核心标准、芯片、设备等自主可控。打通确定性网络与各行业互联互通的关键环节,真正构建起能够服务千行百业数字化、智能化发展的“信息大动脉”,才能助力我国新型工业化建设,助力我国从制造业大国发展为制造业强国。

    编辑:梁晨

    监制:邵素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