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瞭望·瞭望访谈|加强数据通信核心技术自主创新 构筑数字经济发展新优势——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2023-09-11   新华社新媒体   阅读量:88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算力、存力和运力共同构成算力基础设施底座的关键核心技术,三者之间应有效配比,协同发展

    以我国自主创新的数据通信网络技术为代表的新型运力,是算力充分释放的关键引擎。尤其在转发/交换芯片等关键核心技术研发方面,我国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今后仍须持续加强自主创新力度

    加大在数据通信产业的战略布局,鼓励加快推进根技术研发,构筑算力时代的中国新优势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陈燕

    随着大模型和AIGC(生成式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的兴起,人工智能在我国数字经济各领域的潜力正加速释放。算力作为数字经济时代新的生产力,成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浪潮的核心要素。

    日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专访时表示,广义算力应包括算力、存力、运力三方面因素,其中运力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对于算力基础设施建设、支撑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

    应均衡配置算力、存力、运力

    《瞭望》:您提出广义算力的概念,并认为运力、存力、算力协同发展构建中国算力基础设施,如何理解三者之间的关系?

    倪光南:我国“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建设高速泛在、天地一体、集成互联、安全高效的信息基础设施,增强数据感知、传输、存储和运算能力。数据的传输、存储和运算能力,可以理解为广义算力概念,即运力、存力和算力。

    运力和存力、算力三者是数字基础设施核心底座的关键核心要素,是掌握数字经济发展主动权和构筑新优势的坚实保障。在数字经济大背景下,我国作为未来数据第一大国,数据的传输和存储能力,即运力和存力必须高效协同、均衡配置,用广义算力概念衡量AI算力中心(包含各类数据中心)的高质量发展。

    《瞭望》:当前,以ChatGPT为代表的AI智能计算正爆发式增长,各地都在纷纷部署AI算力中心建设,运力如何在算力中心建设中提升算力效能?能否满足广域大数据量输送及算力调度的需求?

    倪光南:以ChatGPT为代表的新的人工智能时代已经到来,预计到2030年人工智能算力将增加500倍。计算、数据存储技术和通讯技术已经成为各国的竞争高地,产业各方对算力普遍关注,并加大投入、作出战略部署。2022年我国也出台了《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规划》。

    其中运力是提升算力的关键因素之一,幅度可以达到20%。例如,AI智能计算网络场景下,ChatGPT-4大模型训练需要通过网络把上万张GPU卡连接起来,并在训练中对模型参数不断进行更新迭代,这个数据通量是非常大的。提升网络吞吐、降低计算通信时延,是AI智算中心充分释放算力的核心问题。传统网络往往存在资源分配不均衡的问题,某些节点可能因过载导致网络性能下降,因此数据高速传输离不开网络的负载均衡。

    除此之外,运力对于数据中心之间端到端的高效搬运数据、全局调度算力和存力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大家熟知的“东数西算”工程,要让用户调用千公里以外的计算资源时,像使用本地服务站的资源体验一样,这就需要一个弹性灵活、智能可靠的调度网,实现算力中心间的算力互联和高效协同。

    目前我国业界已经出现了一些创新技术,可以实现数据中心互联、用户获取算力所需要的高品质连接和体验保障要求。

    我国数据通信网络设备产业链基本成熟

    《瞭望》:当前我国数据通信网络技术的发展水平如何?具备哪些竞争优势?

    倪光南:近年来,随着我国网络强国的战略部署深入推进,我国现代化通信技术持续创新突破。

目前,我国数据通信产业体系日臻完善,数据通信网络设备的产业链已经基本成熟。

    在产业链上游,我国芯片自主研发能力不断提升。例如,转发/交换芯片是数据通信网络设备的最核心器件,也是评判网络设备自主化能力的关键,国内的代表性厂商近年来持续加大转发/交换芯片的研发投入,已经推出了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芯片产品。

    在产业链中游,国内主流的网络设备厂商生产的交换机、路由器、防火墙等整机设备在功能的全面性、性能支撑能力、安全性等方面,已达到全球先进水平,并在政务、金融、能源、交通等行业全面部署落地,有效保障了国家的网络安全和供应安全。同时,我们应该看到,国内部分网络设备的核心转发/交换芯片仍然依赖进口,整机自主化水平需持续提升。

    《瞭望》:未来需要在哪些方面着力提升创新能力?

    倪光南:面向大模型和AIGC技术浪潮,我们也要同步加快推进数据通信网络技术创新发展。一方面,我们在高端芯片的先进制程工艺技术等部分领域仍然存在差距,需要围绕关键核心芯片特别是转发/交换芯片,从设计、制造、封装、测试、装备、材料、设计工具等各环节突破“卡脖子”的核心关键技术,实现真正的自主创新。另一方面,我们要深入研究“以运强算”的课题,从算力设施内、算力设施间及用户入算取算的关键场景下,加强重点技术攻关,拿出中国的技术创新解决方案,将数据通信技术发展自主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打造算力时代的中国新优势

    《瞭望》:对于加快推进以数据通信网络为代表的运力产业发展,您有什么建议?

    倪光南:首先,从政策上鼓励加快推进网络运力根技术研发。加大在数据通信产业的战略布局,从基础的软硬件根技术入手,不断加强弹性灵活、高速无损、安全可信的高运力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满足数字经济发展的新要求,加快推进转型升级。

    其次,以产业政策和标准激发网络技术自主创新。从“网络安全就是国家安全”和“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高度着眼,政企事业单位在采购网络设备时,进一步向国产网络设备倾斜,推动从芯片到网络设备、再到应用的完整产业生态发展。要联合产业联盟组织,建立网络产品的自主技术标准、测评规范、评分原则等,实现自主网络产品标准落地。

    最后,人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资源,对于运力产业也不例外。我们要完善专业领域人才培养机制,加快填补人才供需缺口,形成完备且可靠的创新人才梯队,为持续创新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