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关于对抗病毒,“三年新冠”为我们带来了哪些启示?

2022-11-08   医学界   阅读量:129

传染病防治,要向科学要答案

    过去近三年来,新冠疫情大流行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全球抗击新冠疫情运动。

    企业停工、患者隔离、边境关闭......在新冠疫情发生后,数以亿计的资金在短时间内投入到公卫、科研等领域,这是人类医学史上首次投入如此大的精力,来共同遏制病毒。

    代价是惨痛的,截至2022年11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已报告了全球6572800例新冠死亡病例[1]。对于我国来说,尽管依赖于有效的疫情防控非药物干预措施(NPI),新冠感染和死亡人数维持在全球最低的水平线上,但相比2020年前,人们的生活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可就在付出这些代价的同时,疫情也像一个巨大的催化剂,为人类的医学、生物学等多学科发展带来了启发,也为人类对各类医学手段的革新提供了新的见解。

图片

“标本兼治”,

来自中国科学家的联合创新

    从2020年末首个新冠灭活疫苗在我国获批,到2022年7月25日我国首个自主研发的治疗新冠的小分子抗病毒药物阿兹夫定上市,在全球各类技术发展的浪潮下,我国科学家也没有掉队。

    11月6日,在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蒋建东教授发表《来自新冠的警示——做好抗感染药物研究》主题演讲,其中重点复盘了近三年来防疫过程中的抗病毒药物发展,提到“传染病防治,要向科学要答案”。

图片

    蒋建东院士指出,这是突如其来的挑战,疫情发生以来,我国的科研人员进行了大量尝试,都希望能开发出有效的治疗药物。

    早期是单克隆抗体类药物,通过与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S蛋白)相结合,以阻断病毒侵入细胞,但此后由于新冠病毒发生了大量的刺突蛋白突变,尤其是在奥密克戎变异株出现后,单抗的疗效也有所下降。

    此后,学界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传统的化学药身上。作为中国首个自主研发,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小分子抗病毒药物,据蒋建东院士介绍,相比国际上不少已获批的产品,阿兹夫定的创新之处在于发挥了“标本兼治”的原理。

    关于“治标”,阿兹夫定可以抑制新冠病毒复制过程中的关键蛋白——RNA依赖的RNA聚合酶(RdRp),终止新冠病毒在体内复制,从而起到抗病毒的效果。

    而所谓“治本”,是因为阿兹夫定主要在胸腺内完成三次磷酸化,即转化为活性形式的药物,可以清除胸腺里的新冠病毒,而由于胸腺是抗新冠肺炎免疫的关键器官,感染者的免疫系统因此得到保护,机体免疫功能提升。

    新冠病毒感染的恒河猴模型试验显示,使用阿兹夫定治疗后(0.07mg/kg),猴子的胸腺完全无法检测出病毒的核酸,上呼吸道、肺部和血液中的病毒载量也大幅降低[2]。

图片

恒河猴模型中鼻拭子、血液、肺和胸腺中的病毒载量(红色为治疗组)

    对于新冠病毒最主要侵袭的靶器官——肺,未治疗组肉眼可见肺部出血点,胸片上也明显可见肺部毛玻璃样病变。相比之下,用阿兹夫定治疗的恒河猴,所有的肺部病变都得到了非常有效的缓解[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