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先进事迹  >  先进事迹详情

他被称为“最帅院士”,87岁仍坚守科研一线

2024-05-02   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   阅读量:752

    他是我国石油开采专业首位工程院院士,被称为“中国最帅院士”,可颜值却是他最不值一提的标签。他就是王德民,中国油田分层开采和化学驱油技术的奠基人,多项科研成果为大庆油田稳产增产提供了技术保证。

央视新闻

    院士登记表里这样评价他的工作:“这些工艺,都是世界上油田开发意义重大、难度最大、工艺最先进的技术”。2016年,国际小行星中心将210231号小行星正式命名为“王德民星”。一起看看他的故事↓

01

石油界的璀璨星辰

科研之路始终如初

    能够让王德民院士感到兴奋的瞬间,不是他曾斩获多个奖项、不是夜空中闪烁着他的名字,更不是因为被称为“最帅院士”爆红网络,而是他看到大庆油田汩汩喷涌出“黑金”的刹那。对他而言,人生的“高光时刻”, 全然不在于万众瞩目的荣耀,更多的是内心的满足。

△王德民年轻时的一寸照

    王德民:一个搞技术的、搞石油的,没有必要从长相来比。荣誉于我而言不会特别激动,我得到这些荣誉的时候,还正在研究别的,没时间再考虑荣誉,兴奋不起来。

    王德民的人生剧本,本与黑漆漆的石油相去甚远。爷爷是大名鼎鼎的“外科圣手”,父亲自小留美学医,母亲则是一位精通四国语言的瑞士姑娘。但时代所致,中瑞混血的身份,让他高考时接近满分,却被清华、北大拒之门外。好在北京石油学院给了这个年轻人“一线生机”。

△王德民

    王德民入学正是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高潮期,当时我国石油完全依赖进口,一度被扣上了“贫油”的帽子。外国专家曾扬言:“中国不会有大油田,微弱的石油产量,还不够用来点灯照明。”辛苦从国外进口的石油,还经常检测出携带马粪,实在是故意刁难中国。

    恰巧临近毕业时,东北传来喜讯:松辽发现特大油田!消息传到学校,同学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王德民回忆,当时大家敲着洗脸盆,到处喊“出油了!”“有大油田了!”

    “大家很兴奋,多年来觉得中国就需要油,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找油。”

    26万平方公里的松辽盆地广袤无垠,中国石油产业的希望就在那里。王德民铁了心要赶赴一线,即便是听到妈妈委婉地问询要不要留在北京,也没有回头。

    他在志愿书第一栏郑重写到:党的需要、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第一志愿;第二栏则直接填报了松辽油田,也就是后来的大庆油田。

△网上下载的王德民的学生证(AI复原)

02

油田牛棚中的智慧之光
以“松辽法”勇创辉煌

    王德民刚到油田时,被分到了测压组,晚上住的是牛棚,照明靠在屋里烧“原油”,常常熏得人满脸漆黑,夜色中只能看到一口白牙。白天和工人们一起徒手十几次拉动上百斤的绞车,可他乐在其中,“青天一顶星星亮,荒原一片篝火红”。

    苦和累不算什么,真正困扰王德民的是“试井”效果并不理想,误差大导致油田开采率很低。王德民大胆猜测,国外盛行的试井方法并不适用于中国油田,中国人必须靠自己推导测油方式。

    旁人看来这就是痴人说梦,但王德民拧劲儿上来了,就是要让梦成真。白天高强度体力劳动后、晚上再苦学俄语研究苏联文献。

    时间是争分夺秒抢出来的。1961年春节,单位克服粮食短缺困难给大家发了面粉和肉馅。王德民为了节省时间,把半斤面的面团擀成脸盆大小的面皮,包了两个特大号饺子,吃完转身就回了办公室。

    苦熬了100多天后,王德民终于推导出符合本地油田专属的油井压力计算公式——“松辽法”,比国际通用的赫诺法精确度高出两倍,大庆油田首次赶超了世界先进水平。王德民被破格提拔为工程师,这时他才24岁。

△1965年,王德民(右1)在采油工艺研究所3号试验井人拉钢丝做投捞试验。

    两年后,周恩来总理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宣布:“我国石油产品基本自给了!”震耳欲聋的掌声经久不息。王德民心中澎湃的情绪,也犹如大海里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

    王德民:所有搞石油的都激动,我当然是其中的一个,觉得我们努力地实现了诺言,要尽我们的力量来甩掉“中国贫油”的帽子!

△1972年,王德民在大庆油田采油工艺研究所发明偏心配注采油工艺。

03

破解油田困局

矢志不渝的科研先锋

    1980年,王德民又发展了“限流压裂法”,大庆油田的石油储量猛增7亿吨,相当于又找到了一个大型油田,给国家带来上千亿元增收,这年他43岁。在实验室披星戴月,同事们总是发现他嘴角上有白色和黑色的粉末,后来才知道原来王德民是在干吃母亲寄来的奶粉和咖啡,连烧壶开水的时间他都觉得是浪费。

△1996年,王德民(中)与从事三次采油的科研人员观察模拟岩心。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大庆油田遭遇了新的危机。传统的注水驱油法出现严重问题,采出100吨油中,竟然95吨都是水。而且,每一座注水油井都要耗费一个县的用电量。摆在王德民面前的,总是最难破解的困局。

    王德民:我们洗衣服时有油下不来,加了肥皂把油变成泡沫,把泡沫弄掉,那油就走了,就等于油采出来了。

    肥皂泡的比喻听起来简单,实际操作却是世界性难题。王德民扛住压力,带领团队研制出可以代替流水注入地下、把深藏在石头孔道中的原油给“逼”出来的聚合物。

    三次采油的奇迹,中国首创,举世无双。哪怕是今天,世界平均采油率也只有30%,大庆油田却接近60%。

    王德民的卓越成就让众多国外公司向他递来了橄榄枝,但他却没有分毫动摇,一生扎根大庆。

△1997年,王德民研究大庆油田外围难采储量有效益开发。

△1997年,王德民在现场与同事们讨论问题。

    在王德民心中,科研是一场没有终点的竞速跑。2020年,四次采油同井注采顺利通过验收,推广应用后将“引发一场全球老油田复采的大变革”。为此他把儿子、也是他学生的大庆油田第一采油厂总工程师王研拉来一起钻研。

    上阵父子兵,谈到父亲,王研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字——严。

    王研感觉,几乎所有工作项目的细节,父亲都能很严密地一步步推导出来。而且一项工作改变,之后联动其他的方面会怎么变化,他都会提前考虑得非常细致,说明他的逻辑思维能力非常强。

04

耄耋之年坚守油田

勤俭生活秉持初心

    每天下午四点,是王德民雷打不动的工作电话时间,了解各个油田的项目进展、核对每个数据、布置下一步工作……面对一个又一个技术难点,这位87岁的老人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犹豫。王德民认为,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7天,这样能多给国家工作30年。如此不亚于年轻人的高强度工作,王德民日复一日地干,而他的个人生活却非常简单,包括一日三餐更是如此。中午一碗燕麦粥,他觉得已经是挺好的饭了。王德民说,自己自律的唯一原因,就是大庆油田还需要他,老油田再现青春的愿望,他想亲眼见证实现。

    王德民:看准了国家的需要,你就干一辈子,中间有多少困难,有多少问题,你都要干下去。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ID:cctvnewscenter)综合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

    监制丨高岩

    策划丨樊新征肖源  编审丨樊新征

    记者丨张棉棉  播音丨王娴唐子文

    统筹|李航  视频编导丨段一民

    摄像|董良刘旭

    音频制作|秦梓元

    视频剪辑制作丨张良

    新媒体|陈怡章宗鹏

    微信编辑|张景

    包装设计|曹懿心

    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