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邬贺铨院士:5G+AI成为网联智驾加速的双引擎|院士上封面?

2024-03-15   封面新闻   阅读量:181

    封面新闻记者 边雪

    远程APP控制车辆,语音车内驾驶控制,自动泊车解决新手司机停车难题……或许车主们对车联网这个名词并不熟悉,但因车联网带来的智慧驾驶功能,大家一定不会陌生。

    2024年,是我国新能源汽车巩固和扩大产业发展优势的关键一年,中国车联网产业正处于技术快速演进、产业加速布局的重要阶段。如何让车变得更“聪明”?3月15日,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4)上,曾先后担任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科技委主任、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理事长等职务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围绕“5G与AI推动网联智驾”给出了答案。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图源:主办方供图)

5G与5.5G技术革新 如何推动智能驾驶发展?

    2023年年底,中国5G基站已经有300多万台,占移动通信基站大概是1/3,占全球5G的60%。

    “5G现在在地级市、县城城区都全覆盖了,5G用户占移动用户已经过半,中国5G用户占全球5G用户也是一半,而且现在从5G要到5.5G。”据邬贺铨介绍,今年,是5.5G的商用年,5.5G是在原有的大连接、高可靠、低时延、增强移动宽带的基础上会增加很多新的能力,与5G相比,5.5G无论下行峰值、上行峰值、连接密度、定位精度、比特能效都有提升。

    “原来我们基本上是下行带宽比较宽、上行带宽没那么宽,现在通过多个载波聚合,以及灵活地分配上下行等等技术,使得上行速率可以到7BT,这样的带宽有利于路测,可以把高清视频往上传。”邬贺铨表示,现在,通过5G提供沉浸式交互实景导航和车载娱乐体验,大大控制延时,有利于智能驾驶的应用。“当然还有轻量化,通过中速低时延,显著降低了传感器的成本。”

   

人工智能与大模型技术引领智能网联汽车创新

    邬贺铨指出,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技术趋势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已经有60多年历史,2022年底的ChatGPT和2024年初的SORA让人印象深刻,还会走到第三代通用人工智能,单模型可以支持多任务、输入可以多模态,可以精准地进行计算。”

    不论ChatGPT还是SORA,都是基础大模型,即语言视频大模型,落到应用还有行业大模型,比如智能交通还需要有智能交通大模型,而且会影响到周边的载体、环境。

    邬贺铨认为影响在五个方面,一是智能上云;二是智能下沉;三是智能多态,有各种各样的模式;四是具身智能,感知交互和环境的交互;五是智能附体,传统的人工智能AI Agent,是语言大模型的基础上增加了很多能力。“大模型只是提供了大脑,具有推理能力和规划能力,简单这样是不够的,需要有AI Agent增加了记忆能力,同时有感知能力,可以通过AI Agent把大脑的控制形成行动的规划,可以去操控各种各样的工具,通过这些来进行智能的执行,就是说AI Agent解决了大模型的弱项,可以提供智能的落地,并且可以真正得到很好的应用,汽车将来也成为AI Agent,当然会嵌入很多智能。”

    现在5G、AI的发展,实现车路网云的协同,有车端、路端、网端、云端各种能力的支持,当然车联网实际也由本身的单车智能所支撑,单车智能有智能座舱,单车智能和车联网结合可以支撑智能驾驶,网联通信是其中沟通车路城很重要的基础设施。

    利用人工智能,还可以解决道路数据采集的难题。“有人说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落地要有百亿公里的路测数据,就是相当于100辆汽车每天不停地跑要测试100年,这根本是做不到的。现在怎么办?利用人工智能,我们在已有的测试,白天测试的场景可以通过迁移学习变成晚上的场景,甚至可以仿真日常司机的不规范行为,包括一些危险的场景,通过这样可以获得解决真正的路测不可能覆盖‘长尾场景’问题。”

    邬贺铨举例解释道,特斯拉也只做了20亿公里,离100亿公里的测试只有1/5。“现在特斯拉认为不再做真实路段的测试了,通过人工智能的办法来完善路测的数据,基于这种大模型的路测每天就可以完成上百万公里。”

    通过SORA,可以让汽车找出各种各样的场景。“比如旧轿车、造出一个水下开车的场景、改变了路边的状况,比较简单,在SORA的基础上通过进一步的迁移学习就可以派生出更多的视频,可以丰富对自动驾驶汽车的训练。”邬贺铨说。

   

车联网“铺”智慧路:挑战与机遇并存

    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汽车、电子、信息通信、道路交通运输等行业深度融合的新兴产业,车联网的发展在面临诸多机遇的同时,也存在挑战。

    邬贺铨表示,首先,边缘计算和汽车本身算力也是不足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进一步的压缩技术,像模型量化、剪枝、知识蒸馏、低值适配、结构搜索等进一步精简模型,只需要汽车做推理,并不需要汽车做训练,就可以把模型进一步压缩。”

    其次,芯片也需要增强。“今年市场上已经有130亿参数的手机出售,单独手机不需要联网就有智能涌现能力,有些公司已经宣称,今年年底以前要推出千亿参数推理能力的手机,迁移参数手机相当于GPT—3的能力了。”邬贺铨表示,如果放在汽车上,汽车芯片的能力远远可以高于手机,将来单车智能可以进一步提升,可以把汽车变成AI Agent,通过这样实现汽车的车路城网协同,不需要连到网上,这样可以直接在汽车上智能化处理成本低、时延低,可以让用户的隐私数据不必上到云上,有高度隐私和个性化的支撑。

    通过人工智能以及5G等能力,可以进一步丰富智能座舱,实现人车交互的智能化,提升驾驶的安全性、舒适性、便捷性。“以前中控屏、车内的娱乐系统,是有很大噪声的,现在可以显著降噪,当然可以通过语音识别释放功能,解放双手、双眼,用手势实现控制自动驾驶等。可以让人工智能识别交警和行人的手势。还有抬头显示、流媒体后视镜、驾驶员疲劳驾驶检测等能力,可以进一步丰富。”邬贺铨说。

    除了智能座舱,市场最期待的就是智能驾驶。通过在汽车上加载大模型,可以从自主式驾驶辅助到网联式驾驶辅助,再到人机共驾以及高度的自动驾驶。但在邬贺铨看来,有单车智能还不够,还需要路侧联动。“路侧感知设备挂在高杆上,视野更好、覆盖宽、全天候、无盲区,可以替代部分车端算力,也可以降低车载算力的要求,连上云可以得到更好的交通流全局的指导,改善车辆间的协同性。”

    据悉,截至2023年7月,中国已经安装了8500多台路侧单元(RSU),在5000公里的道路上实现了智能化收集。

    智能驾驶不限于环境感知路侧联动,还可以通过分析、决策,让车得到城市管理系统的支撑、帮助、指导。邬贺铨表示,通过智慧底盘和汽车软件,可以很好地感知道路状况,及时反馈给城市道路管理部门,更好地掌控城市的交通流量和管理,有利于城市的运行安全。

    当前,生成式的语言大模型和视频大模型技术突破,为人工智能成为物理世界的引擎拉开了序幕,将进一步增强单车智能和云路智能。在邬贺铨看来,5G的广渗透和5.5G开始商用,推动了C-V2X完善并走向成熟。“单车智能和车路网云城智能协同的5G—V2X车联网技术路线在国际上已经取得共识,技术与产业正加快发展。”

    智能网联车和新能源车相辅相成,数字化、网联化、智能化、绿色化紧密结合。邬贺铨认为,车联网已成为承载新质生产力的新兴产业,在国家高质量发展中彰显了新动能的重任,国家相关部委也出台政策鼓励发展车联网。“当前需要建立全国统一的车联网投资与运营主体,探讨商业模式,促进法规建设,凝聚产业链相关方力量,完善车联网发展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