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专访沈树忠院士:首批百个地质遗产地有公众知名度,且科学意义大

2022-10-26   新京报   阅读量:76

    我国还有一些偏远地区有非常美丽的地质遗迹,未来也有望入选,这取决于未来这些地区的研究和发现。

    10月26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地层古生物学家、南京大学地科院教授沈树忠和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地质遗迹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教授张建平共同代表国际地科联,发布了首批100个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地质遗产地。浙江长兴“金钉子”地质剖面等7个中国地质遗产地成功入选。

    此次发布有何意义?中国地质资源有什么样的优势?对此,新京报记者专访了沈树忠。他是国际地层委员会副主席,也是二叠纪两个“金钉子”(全球年代地层界线)落户中国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其中一个“金钉子”就位于浙江省长兴县煤山。

说明: https://media.bjnews.com.cn/image/2022/10/26/5249357144465155169.jpg?x-oss-process=image/resize,m_lfit,w_800/quality,q_80

沈树忠在浙江长兴煤山考察。受访者供图

    推动发布名录,可以宣传保护地球和地质科学研究

    新京报:此前是否有类似的地质遗产地名录公布?这次发布有何意义?

    沈树忠: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是世界上最大、最活跃的地球科学团体,目前入会的国家和地区达121个,相当于地质界的“联合国”,联合会下面还有几十个学术组织。此次100个遗产地由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官方宣布,通过公平公正的投票选举选出,是官方认可的、正式的地质遗产地名录。

    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推出和推动这样一项工作,主要为了宣传宜居地球、保护地球和环境、地质科学研究等内容。一方面,能够入选地质遗产地,说明这些地方在地质方面研究的水平比较高,另一方面,随着文明程度的提高,公众对自然现象、地球科学中的难题比较关注,名录的发布也希望公众对相关问题有更多了解。

    新京报:此次100个遗产地入选的标准是什么?

    沈树忠:此次,全球34位地质遗迹领域的权威专家组成评审和遴选工作组,对56个国家申报的181个候选地进行综合评定,投票产生了100个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地质遗产地。

    100个地质遗产地能够入选包含了权威专家的综合考虑。总体上来说,这些遗产地在公众中具有知名度和影响力,它们的科学意义也非常大,对研究地质场所、解决地质地球中的一些科学问题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另外,它们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公众可以了解它们的价值。

    新京报:投票产生的100个地质遗产地包括哪些地球科学领域?

    沈树忠:100个地质遗产地按照学科类别进行了初步划分,包括地层学与沉积学、古生物学、火成岩和变质岩石学、火山构造地质学、矿物学、地貌学、地球科学史等。每一个类别都含有不同的学科,涵盖范围很广。

    比如云南石林以地貌为主,浙江长兴煤山以地层学为特色,云南澄江生物群以古生物学为特色,还有的遗产地含有多方面的意义,比如地貌和地层学等多个学科相结合。

    中国地大物博,地球科学研究广受国际关注

    新京报:此次中国有7个遗产地入选,中国地质资源有什么优势?

    沈树忠:中国地大物博,自然资源尤其是地质资源很丰富。从地球科学研究角度来说,中国也是非常受关注的国家。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国外很多科学家都来中国做研究。举例来说,青藏高原就是非常独特的地方,被誉为南极、北极之外的世界“第三极”。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实力增强、地质科学水平提高,我国地质遗迹越来越多地受到国际同行的关注和认可。此次中国有7个遗产地入选,它们也都是公众关注度比较高的地区。我国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要做进一步的努力。

    新京报:目前地质遗产地普遍保护现状如何?

    沈树忠:我认为,地质遗迹的保护和国家的发达程度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精神文明建设的情况。近些年,我国经济发展,大家休假也喜欢去大自然中欣赏地质地貌。个别游客可能想拿点什么、挖点什么回家,那肯定不行。所以我国也出台了一些保护地质遗迹的法律法规,长兴煤山金钉子公园也得到了当地政府很好的保护。

    在美国黄石公园、科罗拉多大峡谷这些地方,拿走任何一块石头都必须事先申报。在地质遗迹保护方面,我们越来越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比如香港拥有完善的自然保育政策,保护了大部分的自然景观、生态环境和地质遗产,有40%的土地被划作保护区。

    但正常的科学研究、调查需要采集少量的样品还是可以的。将地质遗迹保护起来,就是为了让地质学家能够更好地开展研究。我国很多地方的地质遗迹保护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目前著名的、关注度比较高的地区保护措施相对完善,但人员较少的、具有观赏和研究价值的地质地貌仍然需要加强保护。

    新京报:入选地将得到哪些支持?未来是否还有发布第二批名录的计划?

    沈树忠:入选的遗址地会挂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官方认证牌子,证明是得到了国际认可。相信未来政府和公众都会对其进行更好的保护,科学家也会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各国也会采取不同的措施支持这些研究。

    大自然非常复杂,100个显然远远不能反映地球丰富多彩的地质资源及其科学意义、精神文明。据我了解,未来国际地科联还将继续将符合条件的地方纳入地质遗产地名录,但第二批发布的数量还没有确定。地球科学是没有国界的,我也希望我国专家积极参与各种各样的国际活动。

    我国还有一些偏远地区有非常美丽的地质遗迹,未来也有望入选,这取决于未来这些地区的研究和发现。另外,有的场所在地貌上并不很起眼,比如四川自贡的恐龙化石群,含有大量的恐龙骨骼化石,意义很大而且公众比较感兴趣,有待科学家继续研究、发掘,并将这些发现告诉公众。

说明: https://media.bjnews.com.cn/image/2022/10/26/5249358020500074188.jpg?x-oss-process=image/resize,m_lfit,w_800/quality,q_80

长兴“金钉子”保护区。该保护区供图

    地层中的化石就像书页上的文字,我们从中了解历史故事

    新京报:中国已建立了11颗“金钉子”,你是“金钉子”落户浙江长兴的主要贡献者之一,请介绍一下当时开展研究的情况。

    沈树忠:我第一次到煤山是1981年,当时那里只是很不起眼的采石场。杨遵仪、赵金科、盛金章、殷鸿福、金玉玕等院士和我们开展了大量的工作,结果发现,煤山剖面完整记录了2.52亿年前地质历史时期发生的最大的一次生物灭绝事件,当时海洋中和陆地上至少80%以上的生物物种都灭绝了,如果再严重一些,地球就和现在的火星一样没有生命了。

    灭绝的原因是什么?生态系统是怎么崩溃的?科学家们开展了大量研究。“金钉子”是为定义和区别全球不同年代(时代)所形成的地层的全球唯一标准,我们在这个剖面上建立了两颗“金钉子”(二叠系-三叠系界线和长兴阶底界“金钉子”),就是为了把重大的地质事件、生物事件用时间卡住,知道它们在什么时候发生的、以多快的速度发生的,这为如何认识和保护当今地球的生物与环境提供了极其重要的历史借鉴。

    从外观上看,煤山“金钉子”剖面并不起眼,但它能入选首批地质遗产地,是由于科学意义巨大。

    新京报:公众看到的煤山只是一层层石头,科学家是如何开展研究的?

    沈树忠:在我们看来,一层层的石头是有时间先后顺序的,下面的石头是在更久远的时间堆积的,上面的石头则比较新。一层层的石头中含有大量的化石,我们用榔头敲,用化学处理的办法将其处理出来。在金钉子的位置上,我们发现,当时地球80%以上的化石在这个面上突然没有了。

    所以我们搞地层的人往往把一层一层的石头比作一本书中一页一页的纸,石头里的化石就是书页上的文字,我们把文字抠出来,就能理解这本书写的是什么故事。

    煤山至少有15大类、300多种化石,不同的专家研究不同类别的生物,所有的地质工作者把这些信息放到一起,就可以了解当时整个生态系统的故事。所以研究生物大灭绝、建立金钉子是几代科学家共同的努力,是大家的贡献。

    新京报:你目前还在从事野外地质工作,在煤山从事调查是否比较艰苦?

    沈树忠:上个世纪地质工作者确实是非常辛苦的。我听说盛金章院士上世纪60年代到煤山坡面工作时,要划着小船渡河,采了化石要用独轮车运到小船上。

    随着我国经济水平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做地质工作和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现在到煤山可以开车过去,挖几百公斤石头做研究也可以方便地运输。

    我认为,从事地质工作可以享受大自然的美,有很多机会到大自然中优美的地方看一看、走一走,其中还包含很多科学故事。采集化石后可以写成文章发表,非常有成就感。

    新京报记者 张璐

    编辑 白爽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