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新晋中国工程院院士喻景权回义乌省亲 连说三个感谢!

2021-11-21   浙江新闻客户端   阅读量:119

    11月21日上午,刚刚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教授喻景权回到家乡义乌省亲,村里邻居们得知这一消息后满怀期待地迎接喻景权的归来。

    义乌稠江街道喻宅村路边挂满了横幅,村文化礼堂门口,锣鼓声、鞭炮声响成一片,现场的欢迎仪式热闹非凡。“欢迎景权院士,荣归故里!”在乡亲们的欢呼声中,喻景权走上了故乡的土地。

    喻景权,浙江省义乌市稠江街道喻宅村人,高中毕业于义亭中学。浙江大学教授,农业生物环境学部常务副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第十二届光华工程科技奖获得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优秀教师获得者。

    趁此机会,喻景权与记者面对面,讲述他报效祖国的故事。

    跳出“农门”,又回归“农门”

    1976年,14岁的喻景权考入了义亭中学。“以前交通工具很少,我都是走路上学的,从家走到义亭中学,大概要1个多小时。”喻景权回忆道,三餐就吃梅干菜加萝卜干。“那个时候可以复习的资料特别少,特意让姑妈从北京寄了几本复习资料。”喻景权说,拿到书籍的他如获至宝,一有空就把这些复习资料翻出来学习。

    1979年,通过刻苦学习,出生农民家庭的喻景权考上了大学。“我们那个年代考上大学都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根本不会去考虑选专业的问题。”喻景权说,与“农”字结缘也是出于偶然,恰好隔壁邻居是教农业方面的老师。当时中国的农业发展有了更好的政策环境,几经思考,喻景权选择了浙江农业大学园艺系。

    “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不同的老师都给到了我许多帮助,正是由于他们的教导才使我有了现在的成就。”喻景权对母校义亭中学的感情很深,当天下午,他就先到母校义亭中学看望了曾经的师长。他说:“多年来我一直以母校老师为榜样,老师们的一言一行一直鞭策着我积极进取,并在教学科研方面获得了一些成绩。”

    放弃优渥条件,回国做科研

    1985年喻景权到日本短期进修1年,1988年获批奖学金后的他又到日本攻读硕士、博士学位。

    对当时的喻景权来说,回国不仅仅是一个职业选择,更是一个重大的人生抉择,需要莫大的勇气。

    当时日本企业给他开出的月薪是30多万日元(折合当时汇率人民币3万多元),回国后却只有400多块;1991年就拿到驾照在日本开上小轿车,回国后又重新蹬上自行车……但是他从没有后悔,深深地扎根在祖国的广袤田野。

    朋友问他:“你真的不回日本了?”他坚定地回答:“我不回日本了。”他告诉朋友,希望自己作为祖国的建设者,而不是成果的享受者。1995年8月,喻景权结束留学生涯回到母校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工资很低,而且资历、职称都要从头评起,他却没有一句抱怨。科研条件也是从零起步,拿着学校拨给的1万元启动经费,兴致勃勃地干起来了。

    20多年过去了,一心想要做点实事的喻景权,在蔬菜研究领域深耕42年,从实习研究员干到蔬菜院士。他长期从事蔬菜作物生长发育与抗逆高产调控机制的研究。作为国家973首席科学家,他主持了系列国家科技计划和国家基金重点项目的实施,探明了蔬菜抗冷、光合效率和瓜类坐果的调控物质及其作用机制,创建出设施蔬菜抗逆生长与高产调控技术;破解了蔬菜连作自毒物质及其导致连作障碍发生机制,建立了蔬菜“除障因、增抗性”连作障碍绿色防控技术;创建了SAS无土栽培新方法和LED精准补光技术,推动了我国蔬菜主产区产业升级和非耕地农业跨越式发展。

    攻克难题,让科研成果扎根田野

    “生在义乌,长在义乌,但一直励志为国家作出贡献。”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喻景权,深感我国设施蔬菜栽培不能走欧美国家的加温高能耗栽培之路,只能发展低能耗生产模式。我国冬春冷害频发、设施作物光合效率低、瓜类蔬菜座果难,长期遏制了蔬菜产业的健康发展。

    喻景权说:“冬天温度一低,蔬菜叶片就‘感冒’打卷,再叠加冬季本来就缺少阳光,光合效率更是降低。”1997年,喻景权和团队在探索如何减轻蔬菜冷害的过程中,发现油菜素内酯是蔬菜抗冷和光合作用的重要调控物质。随后他继续向科学深处要答案,从基因层面探明调控机制,从源头上明晰了作用原理。据此研创出仿生调控产品,建立了基于生理效应、作用时效和温光环境的抗逆调控方法,使设施果菜冬春冷害得到有效控制,大幅提高光合效率和产量。提高瓜类蔬菜的座果率,其实就是解决冬春季节瓜类只开花不结果的问题。这项植物“保胎”技术也是上个世纪90年代喻景权带领团队率先在国内完成的。

    “深入研究后我们发现,瓜果的生长发育是通过细胞分裂素调控的,找到这一把‘钥匙’,我们就打开了瓜类蔬菜不用授粉受精便能结出果实的奥秘。”通过这一方法,使得黄瓜和西瓜等8种瓜果座果率提高到95%以上。

    “他每天回来吃个晚饭就回实验室,一天也聊不上几句话。”喻景权的妻子应卫华说。为什么喻景权能够不断向科研的深度进军?他的同事、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教授张明方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喻老师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在蔬菜研究的‘马拉松长跑’中,他始终引领学科前沿,经常是我们这个科研楼里回家最晚的一位老师。”

    蔬菜农业几个字,看起来非常普通,但其中研究的课题和学问却非常深。比如“设施作物的生长发育调控机制和安全生产技术体系研究”等,但效用上又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研究怎么让蔬菜在不利的环境下长得更好,食用更加安全”。

    喻景权带着自己的团队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取得了一系列开创性成果:解决了设施低温弱光环境下瓜类蔬菜“坐瓜难”问题,阐释了设施亚适应环境下蔬菜作物光合作用下降的主要机理,明确了新型植物激素油菜素内酯降解农药残留的新途径,选育了高温下仍具有线虫抗性的新型番茄砧木,发明了多种调控蔬菜作物生长的调控剂等。这些研究成果,解决了蔬菜产业发展中的瓶颈问题,让中国人的菜篮子更安全更丰富,创造了数十亿元的社会经济效益。

    回顾过去38年学术生涯,喻景权说,他是赶上了国家快速发展的好时代,成长在有着深厚文化传承的浙大园艺学科。“未来,我们将始终胸怀‘国之大者’,进一步服务于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发挥我们的科技与人才优势,为老百姓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值班编辑:何贤君

    值班主编:杨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