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做科研是很幸福的事”——2022年“最美科技工作者”掠影

2023-07-22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阅读量:111

    “不要把我们的工作想象得很辛苦,乐在其中就不苦,做科研是一件很乐呵、很幸福的事。”刚刚获得“最美科技工作者”称号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刘中民告诉记者。

    日前,2022年“最美科技工作者”先进事迹发布,刘中民、陈章、柯卫东等10名来自不同领域的科技工作者获得了这个特别的称号。在他们看来,自己并不“特别”,无论是潜入深海,还是直击长空,是治病救人,还是种业创新,都只是他们的“日常”。他们在这种求新求变的日常中,寻找乐趣,践行责任,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他人。

“让科学变得有趣”

    出生于1987年的陈章,尽管年纪轻轻,但作为项目核心成员参与我国目前首个全自主研制移动卫星通信系统,主持攻克了系统传输体制设计、系统级建模预测分析、复杂环境自适应接收等多项难题。然而每个难题的突破,都像“打怪升级”。

    “科学研究的过程,有点像通关游戏,一关过了有下一关,相当于不停地处于升级打怪的过程中,这种状态下很容易保持激情。”她说,“让科学变得有趣,这个很重要。”

    这种“通关”的乐趣,柯卫东也能体会到,而且不止一次。年近六旬的他,一年里仍有半年时间在田间地头与莲藕“泡”在一块——看到一个又一个莲藕新品种的诞生,那种快乐无与伦比。

    过去40多年,柯卫东带领团队选育莲藕新品种近20个。这些新品种产量比传统地方品种增产30%~50%,并成为我国莲藕主栽品种,改变了我国莲藕没有人工选育品种的历史,使我国全年都有鲜藕供应。

    “随着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我们的育种目标也要调整,不能选育出一个新品种后就一成不变。”柯卫东还要继续“通关”。一个新品种的诞生至少要花6至8年时间,但他乐此不疲、永不满足。

    “赣南脐橙引种第一人”袁守根也闲不下来。50多年前,他在赣南引进种下第一棵脐橙树,经过他的摸索和推广,赣南地区的脐橙种植面积世界第一、果品品质世界一流。如今,退休后的他当起了“免费顾问”,经常往各家果园转,当果农的参谋、果医。

    “能做大做强做优脐橙产业,是我一辈子最开心、最幸福的事。”这位82岁老人的心思,很简单。

“一览众山小的创新”

    他们在问道解惑中获得乐趣,也在突破自我中践行责任。

    1990年,博士刚毕业的刘中民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大连化物所甲醇制烯烃研究组副组长,负责二甲醚制烯烃催化剂研制。1996年,他牵头负责的“合成气经由二甲醚制取低碳烯烃新工艺方法”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特等奖。如果

    单从技术角度看,这是对世界性难题的攻克。作为一名科研人员,刘中民似乎可以“松一口气”了。但他并未止步,而是开始了甲醇制烯烃的工业化试验。

    “科学家当然希望只做科学,但科学想为社会服务,我们就得转变观念,转变角色。希望能把技术落地,真正服务于国家服务于社会。”他说。

    2006年,甲醇制烯烃工业性试验宣告成功。2010年,神华包头180万吨/年甲醇制烯烃工业装置投料试车一次成功,实现世界上首次煤制烯烃工业化应用“零”的突破。那一刻,刘中民才感到稍微放松了些。

    今天,再次回顾这段科研历程,刘中民说了这样一番话:“要明白科研为谁而做,为什么而做,达到什么目的,自觉地把自己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融到一起。”

    这番话,他们肯定也会赞同——

    李德生,在旧中国被“一滴汽油,一滴血”的标语深深触动,很早就给自己的人生选好了方向——能源报国。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参加川中会战、大庆会战、胜利会战等重大油气发现工作,足迹遍及西北、西南、东北及华北等油气田勘探开发第一线。

    范代娣,开展重组胶原蛋白及人参皂苷生物制造的基础理论、关键技术、工程化、产品化多层面的研究,开发的医用产品在国内上千家医院广泛应用,受益患者千万余人。

    邓景辉,主持研制我国第一型第四代直-20直升机,带领团队凭着“中国人一定要争气”的韧劲和信念,突破一系列关键核心技术,让直-20直升机在中国的天空自由翱翔。

    马依彤,率先在新疆引进推广心血管介入诊疗技术,与国内同步开展介入诊疗新技术,实现“疑难危重不出疆”。

    李桂科,41年如一日,倾尽心力为麻风患者做治疗、康复,不仅治愈了麻风院所有的病人,还给他们修路、架桥、通水、通电、办学校。那个曾经与世隔绝的“麻风村”,现在成了“幸福村”。

    “我们目前最需要的是‘一览众山小’的视野和创新,这跟格局、心胸、追求的目标是有关系的。”刘中民的话,意味深长。

“科学是一种信仰”

    今天,我们都在呼唤真正的科学家,呼唤科学家精神。那什么是科学家精神?

    在柯卫东看来,科学家精神就是脚踏实地工作,长期坚持做一件事情,追求创新,懂得团队合作。马依彤认为,科学家精神更多要立足一线,在一线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到最好、最超前。刘中民强调,科学家精神就是实事求是,科学来不得虚假,要实实在在地做科研。

    这种精神,需要传递给更多人。

    “科学本身是一种信仰,我们要培育科学土壤。”唐立梅说,她现在有一种使命感,“传播科学的使命感”。

    这个曾潜入深海2774米,又到过南极考察的科技工作者,如今还有另一个身份——地球极端环境科学探索者与科普推广人。从深海浮出,她一脚跨到了深山里,给那儿的孩子做科普。

    “山里的孩子很少去过大海,我们更需要带他们去看诗和远方,看大海和深海是什么样子。要给他们带去向往和想象,不能让他们失去想象力。”她说。

    唐立梅在全国各地,特别是边疆和山区的中小学,做了上百次科普讲座,以自己的探索经历激励广大青少年。她在讲座中发现,孩子“眼里是放光的”。“后来还有学生给我打电话,兴奋地说也想当科学家。”

    “年轻人是最有探索精神的。要超越自我,知识积累越多,越要敢于设想。”刘中民也对年轻一代寄予厚望。

    他谆谆提醒:科研总是追求创新,但对于刚入门的学生,要循序渐进。“不能熄灭他们对科学的热爱、对科研的热情。”(记者 陈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