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鲐背之年少年志:93岁两院院士顾诵芬为父亲顾廷龙主持的合众图书馆合编史话

2023-03-29   上观新闻   阅读量:263

    这个3月,对于捍卫960万平方公里之上的“垂直疆域”,具有一定历史意义。35年前,1988年的3月,中国有了自主研制的第一型高空高速战斗机“大改款”,时速达2.2倍音速的歼8ⅱ正式设计定型,在沈阳召开了隆重的庆功大会。继1985年它的前代机型歼8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之后,歼8ⅱ又于2000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顾诵芬之家所在大院

    人称“歼8之父”的顾诵芬,二十出头走出上海交通大学校门,而立之后以副总设计师的身份加入歼8项目,年届半百又成为歼8ⅱ的型号总设计师。开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走进航空工业科技委所在地——北京北苑2号院专访93岁老院士。

顾诵芬与老伴在一起

    “活图书馆”

    除了俯拾皆是的航空模型,顾诵芬家中还有两样“必需品”。最典型的就是他身后的书柜,下面堆着药品保健品什么的,上面则是中外多语种的专业书籍。尤其是矮柜上的参加航展纪念相框,就摆放在父亲顾廷龙题写书名的《续修四库全书》木质书套上。

    说到书法,与顾诵芬长期共事的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学技术委员会原常委、研究员师元光正好来串门。师元光取出手机,翻出一张“疑似”顾诵芬题词的外地某校图书馆牌匾,向顾总求证是否为他亲笔所提。顾诵芬接过手机,端详起这张照片,眼镜后透出十分顶真的目光。忽然,他笑了起来,并摇了摇头,连说“不是不是”。其实放大细看,这馆名更像父亲的毛笔字迹。

    师元光上门,还与顾诵芬继续探讨合作新书《合众图书馆史话》一事。由于工作性质特殊,顾诵芬甘为“无名英雄”很多很多年。而他的父兄,在社会上知名度更大。其父顾廷龙是著名古籍版本目录学家、书法家,曾为上海图书馆馆长,之前为“孤岛时期”叶景葵、张元济等创办的上海市私立合众图书馆担纲总干事;顾诵芬的族兄顾颉刚,又名顾诵坤,为著名历史学家,也曾与钱钟书等人为合众图书馆顾问。

    1939年7月,顾廷龙携全家离开北平,乘船回到上海,入住地处法租界的拉斐德路(今复兴中路)614号一栋二层别墅。通过叶景葵置业,楼下是图书馆办公室,顾诵芬一家则住在楼上,二楼原有的舞厅还被改为了临时书库。后来,叶景葵购得现在长乐路746号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所在地新建馆舍,足有千余平方米,多藏古籍善本。

    于是,这个并未子承父业的孩子,从到沪第一天起就住进了图书馆,直至大学毕业。他从书中汲取营养,也从往来于合众图书馆的学界前辈身上获得教益。这段看似与理工科无关的经历,却让他养成了博学强记、善用资料等科研习惯,并且受用终身。

顾诵芬在交大期间的实验报告

    1950年代,我国最大的飞机工厂位于沈阳北郊。不远处,就是“九一八”事变打响第一枪的北大营。在“沈飞”前身112厂技术大楼三楼,徐舜寿、黄志千、顾诵芬与程不时4人,成为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的“创业合伙人”。那一年,顾诵芬26岁,担起了气动组组长。

    徐舜寿主任给了小顾一个“特权”,每次去北京出差,都可以到内部外文书店购置和预订美、英等国关于飞机设计的技术报告,以及公开发行的航空期刊、书籍。这个时期,顾诵芬对科技书刊资料的钻研到了忘我的程度。曾与顾诵芬同住一间单身宿舍的冯家斌回忆室友称:他回到寝室里,首先拿暖瓶到茶炉打一瓶开水,用开水先冲一大茶杯奶粉,并用汤勺搅拌一下;余下的热水倒在脚盆里,再到水房兑些凉水,放在桌子下面,自己坐在床边,双脚轻轻地放在盆里,然后翻开桌上早已准备好的要看的书,这些书大部分是英文版的技术书。

    颇有意味的是,顾诵芬还因此成了“白专”典型。有人向徐舜寿反映,顾诵芬连洗脚时都看书。而徐舜寿的历次检查提纲和交代中,多次提及这个例子:“我反而为他辩解说,‘这没有什么可笑的,当技术人员就得有这么个钻劲’。”

顾诵芬家中的专业藏书

    即使在同行院士中,顾诵芬也以“活图书馆”著称。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凤田坦言,“使我感动的是每当我在工作中碰到一些技术问题找到他,他都能立即给出naca或agard报告号,你去一查果真是你要参考的内容,可以说在这一点上我们航空科研工作者没有一个人能超过他。”

    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天也回想自己从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毕业分到沈阳所气动力室在顾总手下工作,“他随手拿纸就写出十几篇美国naca的各种报告,包括名称、文献号、主要内容等,让我仔细阅读,从中寻求好的计算方法。他对沈阳所图书馆中几千篇美国和北约的文献资料都通读了一遍,重要的文章他都熟记了……”

顾诵芬的家在底楼

    春之寄托

    如今,顾诵芬身边最爱的人,便是一头银丝、慈眉善目的老伴江泽菲。不知不觉,两人已经结识一个甲子,度过了“钻石婚”。面对时而露出童心般笑容的爱人,87岁的妻子也爱怜地半开玩笑:“我是儿科医生,管不了他这个老头子;他在科技委里讨论很多‘保密的事’,我也不管了。”

顾诵芬(左一)、黄志千(左二)与同事们在沈阳

    好姻缘其实离不开歼8首任总设计师——黄志千。这位与顾诵芬共事飞机设计室的黄总,与妻子江载芬商议,要为30多岁还单身的顾诵芬与妻妹江泽菲做一次月老。而不幸的是,黄志千1965年公派国外遭遇飞机失事,年仅51岁成为烈士。此后,他俩共同为之奋斗的歼8,也历史性地选择了新总师顾诵芬。

    江泽菲从北京医学院医疗系儿科专业毕业,与大姐在一起到沈阳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任小儿科大夫。“1961年,我们认识以后,星期天还会去公园走一走。结婚以后,他说,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了。”江泽菲坦陈后来一两个月两人一起进一次城,“我们早上一起出去,到沈阳最繁华的商贸中心,就是火车站附近的太原街。到了那里,他去书店,我到菜市场、食品店、百货商店采购食品、家用。两人约好时间,大约3个小时以后,我去书店找他,一起回来。”

    改革开放后,妻子公派出国两年,结果提前大半年就回来了。因为当年顾诵芬主持研制歼8ⅱ,独自在家就买一箱又一箱的压缩饼干和军用罐头等当饭吃。他家一张床上,还摆着一排挂面。就这样,江医生照顾了顾总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