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口述要素市场开放|徐匡迪:免进口税,上海钻交所来之不易

2020-11-23   澎湃新闻   阅读量:266

    【编者按】

    2020年上海基本建成四大国际中心,值此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之际,站在再改革、再开放的新历史起点,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采访了浦东开发开放的亲历者、参与者,口述上海金融要素市场对外开放那段峥嵘岁月。

    上海钻石交易所是中国对外开放进程中一个成功而典型的案例,它的设立涉及上海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建设的具体操作,如何打破外贸、财税、外汇、海关等固有规制,与国际惯例接轨,决策者们大胆闯、大胆试,走出了一条部市合作、部委联合的协同创新之路。

    澎湃新闻·智库报告栏目推出《口述要素市场开放》系列,以上海钻石交易所创建及成长为样本,回首上海四个国际中心建设之路,望对中国未来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推进自由贸易,探索制度层面集成创新提供参考。

澎湃新闻 王基炜 制图

    口述:徐匡迪

    采访:胡炜、徐建刚、林强、郭继、严亚南、姚建良

    整理:郭继

    时间:2019年6月12日 

    2020年是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也是上海钻石交易所成立20周年。值此之际,对上海钻石交易所成立过程进行回顾,很有意义。上海钻石交易所是上海金融要素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仅有的几个冠以“中国”的国家级金融要素市场。上海钻石交易所从1994年开始酝酿筹建,到2000年底正式开业,历经近20年的发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现已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钻石进口市场,世界五大钻石交易市场之一。

    2004年10月,上海钻石交易所正式成为世界钻石交易所联合会(WFDB)成员。2018年10月,在世界钻石交易所联合会第38届世界钻石大会上,上海钻交所总裁林强还当选为WFDB的副主席。2018年,上海钻交所的交易额达到57.84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二,进口环节增值税达到7.18亿元。回过头来看,把这个项目办成,并发展起来,真的很不容易。 

    浦东开发开放催生了钻交所项目

    上海钻石交易所是浦东开发开放的产物。中央决定上海浦东开发开放是在1990年4月18日,由李鹏总理来上海正式宣布这一消息的,但是早在1月邓小平同志在上海时就首先表示同意浦东开发。当时邓小平同志正好在上海过春节,我们都很兴奋,市委常委到西郊宾馆给他拜年。拜年的时候,邓小平同志说了两个方面的意思:一个是上海开发晚了,他有责任,浦东如果像深圳经济特区那样,早几年开发就好了。但他也明确指出开发浦东,不只是浦东的问题,而是关系上海发展的问题,是利用上海这个基地发展长江三角洲和长江流域的问题。二是浦东的开发绝对不是廉价劳动力密集的出口加工区。他这个话说得很明确。也就是说,浦东开发开放不能照搬当时珠三角来料加工的路子,发展制鞋、制衣这些比较初级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产业。珠三角发展这些产业,主要是因为刚开始对外开放,引进的外资主要是港商、台商,当时的港商、台商大量从事的是做鞋子、衣服等轻纺工业,高档加工产业那时一般也不转移到中国大陆,所以那个时候电子产品类没有过来。

    此后,邓小平同志在视察上海的过程中,又指出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搞。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邓小平同志确实很有远见,那个时候他就高瞻远瞩地明确指出浦东应该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经贸中心和高新技术的产业中心,有了这样的定位,才能实现“后来居上”的要求。所以,现在的浦东有高新制造业,像美国通用汽车就在金桥,国产的商用大飞机也放在那儿,还有包括微电子技术,生物医药,等等,而成衣、制鞋这类初级加工几乎没有。正如邓小平同志说的,上海如果能够开放发展起来,形成国际金融中心、经贸中心和高新技术产业中心的话,就有可能带动长三角和长江流域的经济腾飞。习近平总书记最新讲话精神中关于建设长江三角洲城市群的内容,与其是一脉相承的。所以,我觉得追根溯源,就要从这个地方开始。

    上海在1990年宣布浦东开发开放后,与国际接轨的金融要素市场开始逐步建立起来。1990年12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开业,1992年5月上海金属交易所——我国第一个国家级期货市场开业,1994年4月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在上海成立。当然,当时的外汇交易中心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外汇交易所,还不是放开交易的,属于外汇调剂性质,即外汇结余,哪个省市急需外汇,就在这里交易。

    对小平同志的指示,上海市委、市政府是严格贯彻落实的。要把上海建成和国际接轨的金融贸易的要素市场,这也是我们后来申请成立钻石交易所的一个初衷。实际上,我们那个时候对钻石交易所是没有一点概念的。我们更关注的是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当时的期货交易所,国内已有好几家,郑州有,大连也有。但是上海的期货交易所跟国内其他的交易所不同的是,不是以交易粮食、木材这种大宗商品为主,而是经营稀贵金属。除此以外,当时全国各地建设急需建筑钢材,如罗纹钢也放进去了,当时上海宝钢、上钢的产量比较大,长三角地区市场需求量也大,这也是我们能够在期货交易所里交易钢材的基础。

    做交易市场是希望价格有波动,这样才能“做好”“做空”。但钻石这个商品很特殊,因为是极稀缺资源,很少见,价格一直在涨。所以最初,我们并没有关注它。1991年可以说是上海钻石交易所起步的元年。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朱镕基同志带领上海市友好城市代表团出访欧洲,重点了解西方各国的证券交易所,还有其他金融机构,考察金融要素市场。

    我们一行主要成员共七人,朱镕基同志是团长,还有时任浦东新区开发办公室副主任沙麟、市外国投资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叶龙蜚、市外办副主任徐兆春和我,等等。我们赴意大利、荷兰、比利时、法国、西班牙、德国等国家,对上海的友好城市——米兰、鹿特丹、安特卫普、马赛、巴塞罗那、汉堡等进行访问。朱镕基同志要求很高,代表团成员都要能用外语直接交流,并做相应的记录。这也是为了体现上海改革开放的形象,为此,他特意找到我。我当时是市教卫办公室副主任兼市高教局局长。我过去后,他就直接用英语向我提了几个问题,我用英语作了回答,因为我曾在欧洲待过四五年,情况比较熟悉。这样,我成了这次出访团的成员之一。

    出访期间,我们有一个规定,就是如果对方没有安排晚宴,我们就自己吃晚饭,其间可以就当天参观感受进行交流。在安特卫普期间,原来我们和他们的商会有一个谈话活动,主要是介绍上海的浦东开发、外资投资环境,没有讲到钻石。但是对方的商会对我们说,他们有一个世界最古老的钻石交易所,建议我们去看一看。到安特卫普钻石交易所一看,朱镕基同志非常感兴趣,问得也很仔细。记得他当时还讲道:都说上海过去是远东的金融中心,但钻石交易所就没有。我们的参观时间大大超过原先预计的时间,用了一个多小时听他们介绍运行规则,并参观了他们的交易流程。

    晚上我们碰头的时候,朱镕基同志就提出上海应该按照国际规则建立钻石交易所。所以说,上海建立钻石交易所,最初是朱镕基同志提出来的。他不仅在我们的碰头会上提,回国后向市委常委会汇报出访情况的时候,又讲了上海应该建立钻交所。当时参加市委常委会的有吴邦国、黄菊、王力平、赵启正、陈至立等,大家都很感兴趣。他当时的口气是好像一定要办成,这成了后面钻交所筹建的伏笔。中国当时11亿人口,他预言,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另外他也讲到中国人加工珠宝的手艺是世界闻名的,钻石加工不是单纯的有力气就行,必须要每个面的角度掌握得很好,中国是有这方面人才基础的。 

    多方配合促成钻交所开业

    应该是朱镕基同志参观安特卫普钻石交易所的活动,引起了国际钻石界的注意。商人是很敏感的,马上体会出其中的商业价值,这才有了之后国际钻石界人士主动到访上海。1991年到1996年,我们多次和以色列的艾森贝克集团总裁索尔·艾森贝克先生、意大利第一钻石集团莫梯·威斯伯特先生,以及在纽约的世界钻石交易所联合会主席埃利·伊扎科夫先生(俄裔犹太人)接触、磋商,得到他们的一致支持。由此,开启了上海钻交所筹备、启动工作。

    作为市领导,我参与了其中的一些工作,切身体会到钻交所如当年浦东开发开放的每一项任务一样,能够成功都是十分不易的。

    钻石交易是一个小众的商业,是在很小的专业人士商圈中进行的(国际上以犹太商人为主),不像证券交易所随便谁都可以买卖股票。钻石交易所要求参加交易的人一定先是会员,信誉要很好,就是说这个人谈好价钱,是会对你负责的。像安特卫普的钻石交易所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他们的交易商头上戴着小黑帽,手里拿着黑布袋,进去交易时手摸黑布袋,一颗颗进行交易。房间很小,而且相互分开,我谈什么价钱别人不知道,不像股票买卖,公开竞价。一颗钻石一天可能要交易好多次。因此,上海要建立钻石交易所,先要得到国际钻石界的认同并融入其中,因此就要使用现行各国际钻石交易所共同的监管规则,如无进口税,加工后的钻石用美元交易并交增值税,钻石评级、检测等一整套标准。

    为此,我代表市政府和世界上对上海建立钻交所比较关心的以色列艾森贝克集团总裁索尔·艾森贝克进行接触。艾森贝克本身不是钻石交易商,而是以色列最大投资集团的总裁,他的家庭曾在上海犹太避难区生活过。但是他当时想介入这个行业,对在上海成立钻交所很有兴趣,因为他听说了朱镕基同志在安特卫普钻石交易所的讲话,感觉到其中的商机,也看到中国这个大市场。

    我跟艾森贝克见面算起来是两次半。第一次是1993年,艾森贝克跟我说他要做什么,我根据外事纪律,表示欢迎和鼓励,没有太多地跟他进行深入交谈,因为当时还没有办理相关申报手续。第二次是1996年,我以个人名义邀请艾森贝克来沪访问,因为当时上海还没有钻交所。但是,为了推进钻交所的建设,最终只能由政府出面。1997年3月,艾森贝克又专程来上海访问,我和他见了面,未及详谈,说好几天后再继续。3月底,他在北京因心脏病突发逝世。其间,我还代表市政府写信给时任世界钻石交易协会(即世界钻石交易所联合会——编者注)主席埃利·伊扎科夫,邀请他来沪一起商讨建立上海钻交所的事情。伊扎克夫先生,是俄裔犹太人。在和他们接触过程中,他们一直是鼓动、支持上海成立钻石交易所的,同时我们也通过和他们的接触了解了钻石交易所的一些详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