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钟南山等三位院士话疫情:精准防控,不必怕奥密克戎

2021-12-10   京报网

钟南山,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长期致力于重大呼吸道传染病及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的研究、预防与治疗。
顾东风,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代理副校长,主要从事心血管等慢性病的流行病学、人群防治和遗传病因研究。

董晨,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教授,主要致力于免疫学的研究。


      当前,新冠病毒变异株奥密克戎的出现,给全球疫情防控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面对不断出现的变异毒株,如何使疫苗更好地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作用?如何研发出能预防更多疾病的疫苗?人们的生活何时能恢复常态?

      近日,第二届大湾区(深圳)疫苗峰会以“线上+线下”的形式分别在深圳坪山和北京举办。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中国科学院院士董晨、中国科学院院士顾东风等多位专家对当前全球疫情现状和未来走势进行了分析。


钟南山:

      预防还是防控新冠疫情最好的办法

      奥密克戎变异株出现了,是否有必要更换毒株以进行相关疫苗的研发和接种?

      钟南山指出,是否更换毒株要看两方面因素,一要看奥密克戎的传播情况,另一个要看奥密克戎的致病率,看它的致病率是否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奥密克戎到底有多厉害?“从基因序列上看,德尔塔有3个突变位点,而奥密克戎多达15个。”钟南山介绍,这提示奥密克戎毒株的传染性更强,至于致病率,现在有不同看法。目前在南非等国发生的情况,初步看来,多数病人症状较轻。

      “我不觉得现在就需要调整(毒株),还需要再看看奥密克戎病毒的发展趋势。”钟南山分析,虽然灭活疫苗的保护率稍微低一些,但是它覆盖范围最广。基于今年广州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株暴发病情的研究,疫苗保护效果初步统计,总的保护率是59%,100%能预防成为重症,说明国产疫苗是有用的。

      现有疫苗的保护率如何?现有抗体对奥密克戎的中和能力会否降低?钟南山表示,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研究,还需要观察。“但不管如何,我们应用这种动态清零的应对方式,并采用进一步精准的防控,对奥密克戎并不必害怕。而且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对这个情况也更加重视起来。”钟南山说,预防还是防控新冠疫情最好的办法。

      钟南山指出,虽然疫苗在防控新冠病毒,特别是在预防重症上效果明显,但无论是灭活疫苗,还是mRNA疫苗,一个全疗程后半年,体液免疫功能均明显下降(细胞免疫功能的情况还在搜集和观察),所以各国都在探讨如何加强免疫。

      全程接种两剂疫苗后,打“加强针”疫苗有效果吗?对此,钟南山表示,两剂灭活疫苗接种后,接种第三剂原疫苗有效,并在真实世界证明有临床保护性增强。同时,两剂灭活疫苗接种后,接种mRNA疫苗、亚单位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均有显效。而接种异种类型疫苗效果可能更佳,但需要在真实世界进一步观察其保护率,才能证实。

      钟南山介绍,世界卫生组织总结不同国家对待新冠肺炎疫情的态度主要有四种:一是强力控制;二是压制;三是遏制;四是不采取有效措施。我国采取强力控制,实行精细落地到社区动态清零战略。

      “中国自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的患病率和死亡率在全世界都是最低的。”钟南山指出,这得益于我们预防为主做在“上游”的战略:社区预防,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早隔离。

      “从去年3月中下旬,我们已经能很好地控制疫情。”钟南山说,到现在经过约20个月,从恢复经济到复工复学,在全世界中国做得都相当好,现在有些国家也在学习中国的策略。

      人们的生活如何能恢复常态?

      钟南山认为这需要两个前提:一是病死率要下降到约0.1%,基本是流感的水平,但目前全世界还在1%以上;二是复制指数大约在1—1.5之间。

      为此,在防控措施上必须坚持三条:全民接种疫苗,建立群体免疫;社区群防群控常态化;研发有效的治疗药物。

      钟南山透露:“今年在广州、南京发生的德尔塔病毒疫情,病死率都是零,这跟接种疫苗很有关系。现在我们需要注意的问题是,要加强对老年人,特别是对70岁以上老人的接种。”钟南山强调,一些老年人由于外出少,觉得不接种疫苗影响也不大,实际上应该努力做到应接尽接。


顾东风:

      老年人尤其需要提升疫苗接种率

      调研结果显示,新冠病毒所有人群都易感,但老年人、慢病患者感染后更容易发展成重症肺炎。

      与其他年龄段人群相比,为什么新冠病毒对老年人的危害更大?

顾东风表示,老年人随着年龄增长,各项生理机能退化,抵抗传染病能力不如年轻人,同时患基础性的心脑血管或者其他一系列神经系统疾病的概率整体比年轻人高得多,发病和死亡风险高出很多。对于国内人群而言,老年人尤其需要提升疫苗接种率。

      据介绍,在武汉2019年12月到2020年的1—4月期间的新冠肺炎愈后案例中,60岁以上尤其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群,一些原本就有基础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的人群,在罹患新冠之后容易引发心血管的炎症以及全身性的炎症。

      “在患有基础疾病的同时,再加上对肺部感染的治疗,例如肺通气、给氧以及一些激素的治疗,这部分人群的死亡率更高。”顾东风介绍,除新冠肺炎之外,老年人群也是禽流感和流感的易感人群。

      大样本数据显示,接种疫苗无论是对于年轻人,还是老年人的保护效率都非常高。“所以一些国家在疫苗相对紧张的情况下,会优先给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进行免疫治疗。”顾东风说,在伴有心脑血管等基础性疾病的患者人群中,进行新冠肺炎以及流感相关的临床试验以后,会减少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患者死亡风险。


董晨:

      要重点保护对病毒更为敏感的人群

      目前,不管是通过感染还是疫苗,都不能诱导出非常强的免疫反应,变异病毒还是能突破免疫屏障。更强的、可以阻断传播的疫苗还有希望被研发出来吗?

      对此,董晨表示,这可能与不同人对病毒感染的不均一免疫反应有关。研究发现,一方面,在重症患者中还是有一定的体液免疫反应,但是细胞免疫,包括T淋巴细胞的数量和抗原病毒特异性的应答,还有较大的缺陷。这就要求在设计疫苗和监测免疫屏障时,不仅要监测抗体的产生,同时也要监测T细胞的免疫应答。

      另一方面,在实际中,绝大多数感染人群是无症状或者轻症,也有一部分会变成重症,这就说明人群对于病毒的反应是不均一的,表明人体对病毒的反应并不是简单的、程式化完成的,而是与每个人的体质、遗传背景、环境因素、年纪等有关。

      从这一点来看,“我们需要重点保护对病毒更为敏感的人群。”董晨认为,如果及时发现打了疫苗后没有很好引起免疫保护的人群,需要及时补充疫苗接种,包括打加强针,使得他们进一步提高免疫保护,这对阻断病毒传播非常有意义。

      董晨建议,应该借助研究新冠病毒疫苗的机会,比较不同疫苗路径引起的免疫机制,这对未来面对新的变种和新的病毒,及时针对性地研发出好的疫苗有非常大的意义。

      “我们现行的政策非常有效,希望不断通过疫苗的接种和加强,能够提升群体的免疫力。”董晨认为,与此同时,通过公共政策行之有效的管控,包括国民自觉戴口罩等,做好自我防护阻止病毒传播,来避免病毒大流行,实际上是双管齐下。


钟南山
中国工程院院士
呼吸内科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