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乔杰院士任北大医学部主任,回顾她的求学生涯和科研成就|妇产科|乔杰|院士|科研|胚胎|婴儿|基因|

2021-09-05   网易

      北京大学医学部官网“现任领导”页面显示,中国工程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妇产科和生殖健康专家乔杰接任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

      2000年,北京医科大学与北京大学合并,北京医科大学更名为北京大学医学部。在韩启德詹启敏之后,北京大学迎来了第3任医学部主任,也是首位女性医学部主任。

      据悉,原主任詹启敏因年龄原因不再任职,也不再担任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但仍是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院长。

      乔杰多年来一直从事妇产及生殖健康相关临床与基础研究工作,其研究成果连续入选2014、2015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2019年中国生命科学十大进展,作为第一或通讯作者在 Lancet、Science、Cell、Nature、JAMA、Nature Genetics 等国际顶尖学术期刊发表SCI文章230余篇。

      我们通过乔杰院士发表在Nature Medicine上的一篇文章,回顾乔杰院士求学之路和科研成果。

      2019年9月9日,乔杰院士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Nature Medicine发表了题为:Realizing the dream of reproductive medicine (实现生殖医学的梦想)的文章。

      在这篇文章里,乔杰院士回顾了自己的求学之路,以及自己所在的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所取得一系列成果,感谢了自己的团队和合作者,并将继续探索生殖医学之路。

      乔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主任医师,是一位杰出的生殖科医生和生物学家。她还是中国妇产科临床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此外,乔杰院士还是中国女医师协会会长,中国医师协会生殖医学会主席。

      当我(乔杰)打开了一封带有婴儿照片的信。信上说:“你好,乔医生。 我很高兴地告诉你,我的宝宝在3月6日出生了。他是一个六磅半的男孩,非常健康......”,作为一名生殖医师,最大的幸福就是听到一个健康宝宝的好消息。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1981年,我考入了北京医科大学。大学本科毕业后,我攻读了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的研究生学位。我的导师是李美芝教授,她一直致力于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的研究,这在当时是一个新领域。

多囊卵巢综合征是育龄妇女中最常见的内分泌疾病之一,影响约6%至10%的育龄妇女,并且是无排卵性不孕的主要原因。

      当时我作为一名住院医生,在张丽珠教授的领导下管理病人。

      注:张丽珠教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创始人,我国著名医学家、现代生殖医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1988年带领团队成功诞生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使我国生殖医学和辅助生育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成为我国生殖医学发展的里程碑,张丽珠教授也因此被誉为“神州试管婴儿之母”。

      因此,我亲眼见证了1988年中国大陆首例体外受精(IVF)试管婴儿的出生,并作为第一例体外受精婴儿母亲的主任医师参与了部分临床工作。

      在攻读博士学位后,我作为访问学者在香港大学学习,然后在1997年至2002年期间来到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从事博士后工作。后来我被正式任命为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

      从美国回来后,我立即开始建立生殖医学中心的生殖医学实验室,并带领所有成员进行日常文献学习,提醒他们要始终追赶全球最前沿的科研进展。

      我们的生殖医学中心接受了超过50万的门诊问诊,并在2018年进行了17484个体外受精和11660个冷冻胚胎移植。

      此外,我带领我们的临床团队对中国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患病率和特征进行了调查,并提出了符合中国人群特征的多毛症诊断标准。我参与了国际多毛症诊断和治疗的共识建立,并被中国多囊卵巢综合征诊断标准采用。

      我们在中国多囊卵巢综合征患病人群中发现了肠道微生物群及其代谢产物的特征,并阐明了它们在多囊卵巢综合征发病机制中的作用。

      我们研究团队还研究了自身免疫性甲状腺功能亢进患者的妊娠结局,该患者接受或不接受左旋甲状腺素治疗,并发现该药物并未改善妊娠率。

      我专注于基础研究及其临床转化。我们团队分析了人类植入前胚胎和生殖细胞的转录组和DNA甲基化组,为胚胎发育过程中的表观遗传调控机制提供了见解。这项研究帮助建立了一种新型胚胎植入前基因检测方法,称为通过非整倍性和连锁分析测序揭示的突变等位基因(简称MARSALA)。通过高通量测序连锁分析,可以同时诊断单基因疾病和染色体异常。

      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200个家庭使用MARSALA诊断技术,在怀孕前诊断后,已有超过80个健康婴儿出生。

      我要感谢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我们团队成员和合作者的共同努力。生殖医学之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