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抗SARS英雄袁国勇教授的一封家书 :必须停止滥用抗生素

2017-05-18   搜狐

原标题:抗SARS英雄袁国勇教授的一封家书 :必须停止滥用抗生素

1997年H5N1禽流感在香港爆发期间,袁国勇教授最先在Lancet报道了H5N1患者具有较严重的临床症状和高死亡率,而H5N1患者的样本可以在他的实验室通过自行研制的分子诊断方法进行快速检测。

2003年SARS爆发期间,袁教授及他领导的小组成员追查到SARS的病原冠状病毒,被亚洲时代周刊誉为亚洲英雄。

《香港家书》是香港电台一个时事节目,由香港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各界人士以书信形式向全香港市民发表意见,分析社会现象或表达个人感受。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及多位司长亦会透过《香港家书》发表意见。它是由香港电台公共事务组制作,香港时间逢星期六早上9时至9时20分在香港电台第一台播出。

1997年,香港首次爆发H5N1禽流感,之后都有出现过外地传入的人类感染H5N1禽流感个案,又或者活家禽供应里有禽流感病毒。香港食物卫生局就在2015年委托聘用顾问研究:是否保留活家禽进口、饲养、零售等。2017年4月中旬,报告出炉,顾问建议:可以维持现状,不过要加强防控,包括将活禽批发市场管理搬至比较少人口的地区。

这次《香港家书》请来了香港大学微生物讲座教授、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临床微生物及感染控制科顾问医生袁国勇教授叙述当年他处理香港禽流感个案的经历。

诺琛:

你好!

上次见面之时,你仍忙于应付毕业试,转眼间已成为实习医生。得知你希望成为儿科医生,令我想起1997年冬天,我在玛丽医院儿科病房诊断了香港首批感染 H5N1禽流感病毒的病童, 他们入院的时候,都有发烧,但对抗生素并无反应,后来我们的快速测试证实是 H5N1病毒感染。全部病童均于病发前到过鸭脷州有售卖活家禽的街市。

往后二十年的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大多数禽流感患者也曾经到过售卖活家禽的街市。

由此可见活家禽街市乃传播禽流感之重要因素。所以每当禽流感在香港或内地爆发之时,停售活家禽是最有效的控制措施。

从医学角度来说,要大幅降低禽流感之风险,最简单直接的做法是避免在人口稠密的街市售卖活家禽。

可惜「停售活家禽」这项防疫措施,变成了一个融合政治、经济及民生的争议,多年仍未能达成共识。市民和政府要决定,是否值得每年花上7千万至1亿元的公帑去做病毒检测和防疫措施,补贴部份人必须食活鸡这个习惯。

随着中国人口增加和经济起飞,中国人对肉类的需求越来越大。而肉食种类不止猪、牛、羊、鸡、鸭、鹅和海产,甚至包括野生动物,如果子狸、穿山甲及蝙蝠等。此举除了破坏自然生态平衡,令一些物种灭绝, 更酿成了2003年SARS这场大灾难 。

除了这场急性的灾难,其实同时有另一场慢性的大灾难正在酝酿,就是抗药性细菌。

为了增加食用动物的生长速度,农户在饲料中加入抗生素,导致我们的食物中含有大量耐药细菌 (Antibiotic resistant bacteria)。加上香港人经常服用抗生素的缘故,本港耐药细菌问题的情况已经到了非常严重之程度。

在2002年的时候,英国已痛下决心去控制耐药性金黄葡萄球菌,当时英国和香港一样,耐药性金黄葡萄球菌的比例是45%,现时英国数据显示已下降至11%。但香港的情况毫无改善,而且头孢素耐药性大肠杆菌已超过30%,是英国的三倍。而本港红霉素耐药性的肺炎链球菌竟高达80%,是英国的11倍。在公立医院,每年就至少有700人之死亡与耐药细菌感染有关。

要改善耐药细菌问题,我们必须停止在动物和人类身上滥用抗生素,同时须重视食物及厨房卫生,以及医疗设施的感染控制措施。我们在服用抗生素之时,因肠道内正常细菌物种受到抗生素的抑制,使耐药恶菌有机可乘。所以要特别注意手部卫生,避免进食及饮用未煮熟的食物和饮品。

但要落实这些措施,不仅要政府在每一个环节下苦功,由农场的生物安全措施;兽医的数目;食物、街市、食肆、诊所、老人院、医院的卫生情况;抗生素的进口量和使用量;细菌耐药性情况都要进行监察,亦要对市民和持份者进行宣传和教育,使所有人都对抗生素和耐药细菌都有正确的观念。

除增加兽医数目和限制只准使用香港注册的兽用抗生素外,不要忘记本港生鲜食物有98%是进口的。

而本港相关部门根本无法保证进口食物不含耐药细菌,所以最有效的预防方法是只吃熟透的食物和注意厨房生熟食物的交叉感染。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亦有规定食肆的餐牌上要有对某些高危食物作出警告讯息,例如生蚝、寿司等未煮熟的食物, 香港亦应考虑效法。

根据卫生署的电话访问,香港每年差不多有30%-50%的人曾经服用抗生素,如果这个数字是准确的话,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因为多数病人只是有流鼻水、喉痛、咳嗽、拉肚子等病征,而80%-90%的上呼吸道感染是由病毒引起。同时,大多数的肠胃炎,服用抗生素根本毫无帮助,反而增加抗药性细菌感染的风险。

我们要特别强调,如果病人的症状或检测属细菌感染,使用抗生素是必须的。但如果病人征状轻微和病情稳定,应向病人清楚解释情况,暂时观察,无须用药。如果病情两天后仍未好转,或细菌测试呈阳性,才处方抗生素。

在公立医院,所有病人用药的纪录已计算机化,使用抗生素和耐药情况一目了然。但是病房挤迫的情况必须尽快改善,病床之间应有一到两米的距离,病人服用药物、进餐前,应由病房助理主动为病人提供酒精搓手液洁手。病房的每一个厕所,应有酒精分配器用作消毒坐厕板,以减少病人交叉感染的机会。

长远来说, 我们只需要增加临床微生物医生去监察使用抗生素是否合乎指引、感染控制措施是否准确落实,以及将所有数据公开,以致每间医院的管理层都要对耐药细菌的情况问责,耐药细菌的情况才会改善。

但在私家诊所,我们无法获得准确的抗生素用量数据,唯有借助学校和学生父母的帮助,每当病童请病假,父母可将医生处方的药袋,用手提电话拍摄药袋上之药名,再将影像传送回监察数据平台分析。这样我们也有一个较为客观的数据,知道在私家门诊处方抗生素的情况。

诺琛,近年许多研究显示,我们身体肠道细菌物种的多样性,对我们的健康非常重要,滥用抗生素令我们肠道的正常细菌物种减少,增加肥胖、糖尿病、自身免疫病的肠道慢性发炎、甚至情绪病的机会。

所以你将来作为一个儿科医生,必定要小心分析每个病人的症状,再决定病人是否有需要服用抗生素。

最近两年,已有两宗恶性疟疾 (Plasmodium falciparum) 引起脑水肿,以致病人变成植物人或脑干死亡,这些情况完全是因为病人和医生没有注意到外游史的重要性。

这些病人到过例如非洲、南美或落后的东南亚地区后有发烧、感冒或肠胃炎的征状,很多时医生只处方一些退烧药和抗生素,这些药根本对疟疾毫无作用。最重要是立即检测血液里有没有疟原虫,并处方针对疟原虫的药物。

一个好的医生,最重要是有耐心去问清楚病历,小心检查病人,为病人找出病因,并非单单看报告和跟从指引。

希望你能秉承「明德格物」的精神,努力寻找和面对真相,成为我们医学界的新一代,服务市民大众,尤其是那些贫困和有最多需要的一群。

祝精诚至善!

国勇叔叔

2017年4月8日

袁国勇是医学微生物学专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及玛丽医院微生物学系主管,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临床微生物及感染控制科主管、顾问医生,同时为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主管。他同时也是英国皇家内科学院、外科学院和病理学院的院士。2007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来源:《香港家书》电台节目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预约

官网预约

用浏览器打开http://abs.hku-szh.org/webappt/login.jsp进行网上预约

支付宝预约

打开支付宝,搜索关注服务窗深圳智慧医院,添加绑定“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可预约

服务范围:普通门诊初/复诊预约(牙科、产科除外);

部分科室未开通支付宝预约服务,请以系统的开放科室为准。

电话预约

0755-86913399(中文服务)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上午8时至晚上8时)

0755-86913366(英文服务)

(服务时间:周一到周五,上午8点到下午5点30分)

0755-86913388(国际医疗中心预约专线)

(服务时间:工作日8:00-17:30,星期六8:00-12:30,14:00-17:30)

现场预约

服务点位置:门诊医技楼一楼药房斜对面;二楼和三楼收费处旁。

(服务时间:一楼:工作日8:00-17:30,星期六8:00-12:30,14:00-17:30;

二楼和三楼:工作日8:00-12:30,14:00-17:30)

微信预约

责任编辑:

袁国勇
中国工程院院士
新发传染病病源体研究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