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九旬闻玉梅,卓越而有趣

2024-01-16   复旦大学   阅读量:103

走近闻玉梅院士,是这两年最温暖的事之一——就像雪地里烘到一盆炭火,风雨中抱住一棵大树。

    看遍繁花,历尽劫波,闻老师从不骄矜自得,也不愤世嫉俗,“去做,就好了!”

    ——“闻老师,我要写你。”  

    “别写,不值得,没啥贡献,普通一兵。”

    类似的对话,在我们之间多次出现。

    不管,去做,就好了。

    1月16日,闻玉梅先生九十初度,是为敬。

:36

    01

    用一堂科普课,告别2023

    2023年12月30日,国定路经世书局。闻老师款款坐下,米黄色羊毛衫外面套了件黑色休闲西服,刚柔相济,人和病毒的故事,被她讲得悬念迭起,带点上海腔调的普通话,刮辣松脆,好听得来。“看看这些病毒,核酸外包着蛋白,排列多姿多态。狂犬病毒像不像一粒粒子弹?天花病毒就像砖头一样,艾滋、SARS多漂亮,流感病毒就不好看。美国微生物学会把它们做成了领带,喏,送了我一条‘乙肝’,哎呀,也不大可爱的。”那语气竟有些宠溺,像在讨论一群幼儿园小朋友——在这个“病毒幼儿园”,她浸润了半个世纪。

图片

闻玉梅寄语新民晚报读者


    都知道,她是全球治疗型乙肝疫苗的首创者。有位中学老师提问了,“学生中有乙肝病毒携带者,该如何保护其他健康同学?”闻老师温和作答,“只要别输入他的血,不需要特别对待啊!”她说,从前我做讲座,有个小年轻站起来问,“我考公务员成绩很好,因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被拒了,您敢不敢招我?”我说:“那有什么不敢,只要你考得上!”他真的考上了,“现在他研究做得很棒,还娶了美丽的太太,生了白白胖胖的娃娃!”这老太太啊,稳若泰山,暖如春风。

    02

    用淡淡一句话,道尽挚爱

    闻老师是名士,佳话甚多。于我,成为“梅粉”,起于三件事。


    一是2020年2月。口罩紧缺,她和团队火速进行“非常研究”:一次性医学口罩电热吹风处理可再用——这极大缓解了“口罩饥渴症”。人民日报客户端上海频道推送的报道和相关短视频,阅读量上千万,加上其他平台,不计其数——望九之年,排众而出,急百姓所急,用科学排忧解难,我敬闻院士。二是2022年5月。听了她的线上课程《人与病毒,共生又相克》,很解渴。她一字一顿:“奥密克戎绝大部分是轻症,要防,但不要恐惧,恐惧比奥密克戎本身还要可怕。从古到今,没有一种病毒或细菌会打败一个民族或国家。不要用过多人为的、想当然的方法,一定要科学防疫。”拳拳切切,让人鼻酸,我爱闻院士。

图片

本文刊登于今日星期天夜光杯

    三是听恰巧是闻老师芳邻的好友说,非常时期,常常看到闻院士在楼群里说,她又在楼道放了好吃的,欢迎左邻右舍去拿。静默中,她一边赠人“玫瑰”,一边奋笔疾书。彼时,她的老伴、知名儿科专家宁寿葆刚刚远行,关在家里的闻老师,在照片上的他陪伴下,用两个月克服视网膜萎缩,在半失明状态中,“敲”出十万字——《我的乙肝情结》(复旦大学出版社)。开篇第一句,“我是一个步行者……”随后她感谢了恩师余?、林飞卿、谢少文,都是我国微生物免疫学领域著名科学家;也感谢了丈夫,淡淡一句话,道尽挚爱,“没有他,我走不到今天”。看到一张会议合照,很多人,中间是她和宁老师,她悄悄牵住他的手,旁若无人……1958年,这对大学同班同学结褵,恩爱了64年。

图片

七十岁生日与先生宁寿葆合影

    十余次浅斟深聊,只见她掉过一次泪——家里,宁老师遗像旁,总有怒放的鲜花,“太想念他了!”一语泪奔,“我现在做的事,都是他希望我做的!”这样的她,家国事业,情义担当,处处让人心仪。

图片

    03

    用忠肝义胆,报效祖国

    终于,2022年的秋天,粉丝登堂入室,吃到了偶像的家宴。


    她说:“哈,我差点和你同行。1951年考大学,第一志愿国立上海医学院;第二志愿复旦新闻系;第三志愿是复旦英文系,我英文好,第三志愿总归接得住。”“国立”二字,咬得很重,听得出那份傲骄。和上医相依为命70余年,那真是她的命。这个段子,她说过多次。直到有一天,一位新闻系晚辈略不服气,“第二志愿啊,新闻系录取分数很高的好吧!”她言不由衷,“啊呀,真是抱歉了!”我在旁大乐。第一次见女神,看她用手机点外卖,“这个樟茶鸭真的好吃,刚送到,你们快吃”。听她刮辣松脆讲故事:“‘文革’后期,工宣队师傅找我,说同意我搞乙肝研究了,真是喜出望外啊!改革开放了,第一次受邀参加病毒学国际会议,手续繁杂,外汇难搞,一直惊动到市领导,那时不懂市委书记是什么官儿,就记得上医党委副书记冯光说,‘我们尽力了,对你是人才投资。’”这句话,闻玉梅记了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