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动态  >  媒体动态详情

视频|会哽咽、会纠结,带你认识不一样的湖南新晋院士

2023-11-29   红网   阅读量:160

    红网时刻新闻 记者 刘志雄 陈奥男 长沙报道

    谈起老师会哽咽,面临抉择会纠结,但他是老师心里的好学生,学生心中的好老师。他爱看书,会讲课,说自己当初选题不知天高地厚。他是赵中伟,中南大学教授,湖南新晋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11月27日8点45分,赵中伟走进科技楼,比与记者约定的时间提前了15分钟。这是今年院士增选结束后,赵中伟在媒体前的第一次亮相。采访是在临时收拾出的一间小办公室进行的,一张3平方米的桌子,记者围了一圈。

未标题-1.jpg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学教授赵中伟(中)和他的团队在一起。

    近乎哽咽的现场

    采访过程中,赵中伟几次提到“老先生”。有他导师赵天从和李洪桂,还有位恩师任鸿九。

    11月24日,在国外探亲的任鸿九老先生给赵中伟写了封信,有祝贺、有感慨、有关怀、有嘱咐。说起这封信,赵中伟便红了眼,手捏紧又放开,到嘴边的话突然没了声。

    “他一直惦记着我们,惦记着中南的发展。”赵中伟缓了好一会,说,“他是那么好一个人,他帮助别人是种本能,他爱祖国,爱中南……”

    信中提起了赵天从,提起赵老先生的道德文章,任鸿九希望赵中伟向赵老先生学习,不忘家国大义,不忘学科发展。“他写信给我,我就很激动,当时看得流泪。”赵中伟说,赵天从是中南矿冶学院圣人般的人物,是在兵荒马乱中,能从国民政府争取5万银元从广州运回锡矿山给职工解困。赵天从教授是我国也是国际上有色金属冶金,特别是锑冶金的顶尖专家,也是一座精神丰碑。

    赵中伟曾在早年获得湖南省优秀教师时说,“自己很幸运,能够遇见如此的恩师。先生们清贫自持,律已甚严,惟以治学授业为乐,珍贵的精神财富和一脉不绝的学术薪火,令我长揖驾前,永志难忘。”

    “有这样的老师代代相传,受他们影响,我应该对学生好点,对科研好点,做出成绩来。”赵中伟说。

    在赵中伟身旁一起接受媒体采访的,有他的99级学生刘旭恒。“听赵老师的课是种享受,他能把很难的知识点通俗易懂地讲出来,冶金报国的理念,也在他这言传身教。”刘旭恒说。

    刘旭恒分享他上学时做实验的场景,学生们躲在赵中伟后面,看老师控制各种环境变量,确定实验没危险了,才让学生们上手操作。

    因为课讲得好,总有学生在外给赵中伟“吹牛”。有次赵中伟和某冶炼厂头回打交道,厂长问赵中伟能不能合作解决一个炉渣处理技术的难题。赵中伟不研究这个,只是给学生们上过相关的课,让学生误以为技术顶级,便介绍到了厂长那。

    “讲课要让学生明白、心里透亮,教好的学生都是口碑。”赵中伟现在还要给本科生讲《冶金原理》等课程。

    不知天高地厚的选题

    团队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的选题——钨钼分离,赵中伟还记得最初涉足时的情景。

    “那时候我们还很年轻,跟着老先生读书,周末和师兄弟到老先生家里,推开门就可以吃饭。”赵中伟回忆,“有个师兄说钨钼(分离)是国际难题,我们那时候太年轻,也不太懂这些,不知天高地厚,觉得要做研究,就做这个国际难题。”

    实际上,赵中伟硕士论文题目没有定这个题,但有了这个念头后,闲了就看书,查阅资料。到博士,这个题也没进入正式选题,博士快毕业时,才有了点自己的想法。

    赵中伟喜欢看书。互联网还不发达时,他常在图书馆一坐就是半天。“无论做冶金还是其他的研究,如果你只看自己专业的书,只看教科书,是有问题的。”赵中伟说,“不看书,不知道天底下有什么。但看了书,照着别人的做,也没创新。”

    所以要怎样看书?赵中伟觉得,除了自己本专业的,还一定要看专业之外的书,要多读书,还要避免形成“紧箍咒”约束认知,跳出书本,解决问题。

    “科研也好,教学也好,都要解放思想。”赵中伟说。

    此前,钨钼分离在国外有多种方法,但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例如硫化钼沉淀法,会冒出剧毒的硫化氢。实际上很多相关学科从不同角度研究了钨和钼的性质及变化规律,某些特定条件下它们性质差别就会变得比较大,“搬”回来可能就会分离钨和钼。

    赵中伟看了很多书,如成矿地球化学中,钨和钼的行为区别就很大。

    “很多新的启示,我们搬回来尝试,千难万苦,最后‘众里寻他千百度,慕然回首,灯火阑珊处’。”赵中伟说,搞来搞去,最后其实是很简单的方法。

    以前要分离元素,大家普遍的认识是加吸附剂、沉淀剂、萃取剂等有机试剂,最终,赵中伟团队突破常规,加入金属试剂,就可以把钼除去,实现钨钼分离。那是选择性沉淀法钨钼分离技术的灵感乍现时刻,现在全国几乎都在用这项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