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济:以智能制造为方向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制造强国

2023-06-01   21世纪经济报道   阅读量:43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吴蓉 实习生郑信鸿 佛山报道

    “世界迎来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的历史性战略机遇,在新一轮工业革命面前,我国工业发展迎来了‘创新驱动、开道超车、跨越发展’的重大机遇。”周济表示。

    在日前举办的国家智能设计与数控技术创新中心佛山中心揭牌暨重载机器人创新与应用研讨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周济以《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制造强国》为题,发表主题演讲。

    谈及智能智造、新型工业化、制造业创新发展等话题,他表示,整体而言,中国制造业整体竞争力仍然不强,智能制造是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制造强国的主攻方向,战略目标。

    新型工业化是打造强国建设新动力的战略选择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新型工业化步伐显著加快,工业体系更加健全,拥有41个工业大类、207个工业中类、666个工业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工业规模进一步壮大。

    2022年,全部工业增加值突破了40万亿元大关,占GDP比重达到了33.2%;产业结构持续优化,高技术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15.5%,装备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31.8%。

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周济表示,这是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战略选择。实体经济是我国在国际经济竞争中赢得主动的根基,要实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个百年奋斗目标,中国的经济总量还要翻两番。这就要求我国必须保持制造业的基本稳定,工业增加值也要翻两番,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最高质量的工业化,必须走出一条新型工业化的道路。

    这是构建大国竞争优势的战略选择。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于这样的国际竞争形势,我国提出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我们必须走出一条新型工业化的道路。

    这是实现我国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选择。当前,我国工业面临着产业体系不优、产业基础不牢、质量效益不高、资源环境挑战严峻、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等不足,整体大而不强,处于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中低端。下阶段要推进工业整体走向世界产业链中高端,高质量发展是工业发展的根本任务,而实现工业高质量发展也必须走出一条新型工业化道路。 

    这是打造强国建设新动力的战略选择。世界迎来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工业变革的历史性战略机遇,在新一轮工业革命面前,我国与发达国家大致处在相同起跑线上,工业发展迎来了“创新驱动、开道超车、跨越发展”的重大机遇。我国工业必须坚持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牢牢把握新一轮工业革命带来的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

    周济表示,智能制造和绿色能源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两大核心技术,成为新一轮工业革命的两大核心驱动力。极有战略意义的是,经过多年奋斗,我国“智能制造”技术水平已经进入国际先进行列,“绿色能源”技术则实现了群体性重大突破,已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形成了智能制造和绿色能源创新发展的先行优势。

    因此,要坚定不移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以“绿色能源”为战略支撑,推进科技创新,实现我国工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打造中国式现代化新的发展动力。

    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推进新型工业化

    相关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智能制造行业产值约3.3万亿元,预计2025年达5万亿元,领跑全球制造业。此外,在全球最先进工厂“灯塔工厂”中,中国占比超过37%,位居世界第一。从这些指标来看,我国智能制造水平已经迈入国际先进行列。

    但在周济看来,这还只是智能制造的开始。他谈到,如果说数字化网络化制造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开始,新一代智能制造的广泛应用将推动形成这次工业革命的高潮,重塑制造业的技术体系、生产模式、产业形态,并将引领真正意义上的“工业4.0”。

    以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为例,汽车正经历着从燃油汽车到电动汽车快速发展的阶段。而随着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的深入应用,未来汽车将会进入无人驾驶时代,汽车将变成一个智能移动终端。

    “这件事的启发意义在于,要紧紧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历史机遇,坚持以创新为第一动力,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中国制造业一定能够由大变强。”周济说。

    他谈到,智能制造贯穿于产品、生产、服务等制造全生命周期的各个环节,以及相应系统的优化集成。它不仅仅是机器换人自动化,还是一个全面的由智能产品、智能生产及智能服务三大功能子系统,以及智能制造云和工业互联网络两大支撑子系统集合而成的一个大系统。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面,企业生产能力的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将是推进智能制造的主战场。

    “智能制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产业模式的创新,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技术引发了产品和生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样也引起了制造服务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它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催生制造业的产业模式和产业形态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实现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用户为中心的根本转变,完成深层次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周济认为,这种改革主要体现在两种模式和一个形态的根本性变革。

    两种新模式,其一是生产模式,制造业的生产模式将要从大规模流水线生产转向定制化的规模生产;其二是组织模式,制造业的组织模式将从竞争和垄断走向竞争和协同共享。一个形态的根本性变革则指的是形成一个制造业的新业态,制造业的产业形态将从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变。

    周济表示,未来十余年,我国新型工业化的蓝图将主要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现在到2027年,主要是推进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工程,让“互联网+制造”在全国大规模得到推广应用,在发达地区和重点领域实现普及;第二个阶段是从2028年到2035年,新一代智能制造在全国制造业大规模推广应用,推进制造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工程,我国制造业实现智能化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