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对话|闻玉梅院士:培养医学拔尖人才,改革可以跨前一步

2023-05-28   上观新闻   阅读量:77

    89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闻玉梅教授,从事基础医学研究已70余年。针对如何培养医学拔尖人才,从长远看还有哪些医学学科需要加强,闻院士近日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专访。

    【要给学生加油,而不是加重】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您为什么愿意一辈子从事基础医学?

    闻玉梅:基础医学是医学的“压舱石”,没有它就无法“远航”。它也是“金矿”,可以不断去挖掘。它还是“树的盘根”,不断汲取营养,让医学进一步发展。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党的二十大报告首次把教育、科技、人才作为一个整体,单独列章阐述,您对此如何理解?

    闻玉梅:这是把教育、培养人才和创新提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教育是人才的土壤,土壤越肥沃,人才就有更多创新思维。人才是国家创新发展的涌泉,清澈、有活力,不断在更新。

    从这个需求出发,我认为现在的医学教育,特别是基础医学教育,可能要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革。基础医学假如脱离了实践,会让学生感到很乏味。像我当年一开始进医学院就是学解剖,多少根骨头,多少肌肉,觉得非常枯燥。后来学组胚,从鸡胚开始,虽然要动手做切片,可是鸡胚和人差得比较远,还是没兴趣。一直到开始学习“理”,比如生理、病理、药理,这才觉得有兴趣,因为它和疾病、预防结合起来了。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如何改革呢?

    闻玉梅:这个问题我觉得很重要,因为改革并不容易。能否先在几个学校开展自主改革试点?比如自编教材,而且上课也不一定完全按教材。

    在试点学校,基础医学的改革可以跨前一步。可以有两个方向,一是按照疾病把基础医学整合起来,如神经系统基础医学、呼吸系统基础医学等;二是以疾病防治为条目,把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预防医学相融合。

    这是两种不同的基础医学改革方向,可以让学者们坐下来一起讨论。我个人比较趋向于第二种,步子迈得大一点。当然,也可以小步走,关键是要有一个改革的空间,让大家敞开思维充分讨论。教育要有一定的宽容度和试错空间,这样才会有层出不穷的人才,人才涌现了才会有创新。总之,教育要“盘活”。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基础医学与临床、预防相融合,能否举一个例子?

    闻玉梅:我和一些朋友正在筹划一个名为“大脑研究所”的系列讲座。为什么有的人记性特别好?为什么有的人睡眠不好?我们想通过这些大家关心的问题,把临床、预防、治疗和基础医学融合在一起。

    医科的创新应该走在前面。现在的医科生要学的东西越来越多,除了医学还有法律、经济、伦理、新技术等,如果按照原来的教学模式,8年制的学生也许10年也毕不了业。我们还是太习惯于填鸭式教育,学生本来就负重,要给他们加油,而不是加重,要更多地启迪学生去思考。

    【我每年上课的讲稿都不一样】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如何启迪学生思考?

    闻玉梅:现在的学生太习惯于听了,缺乏讨论和提问。我经常跟学生说,不要被动地听,而要思考老师讲得有没有道理、有什么问题可以问。这样我们做老师才有味道,否则就是照本宣科。

    我每年上课的讲稿都不一样,因为每年都有新的思考。我主要研究乙肝,但我不喜欢只讲乙肝,我喜欢讲持续性感染,乙肝、艾滋病和反复发作的疱疹病毒都是持续性感染,通过讲持续性感染的共同规律,让学生去“悟”。

    教师只有不断地往前看往前想,才会有创新思维。教师有了创新思维,才能带动和启迪学生。这个过程绝对不是灌输,而是点燃学生心中的火种。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教育的责任就是启迪。我前些天跟一个年轻学者讨论科学问题,他提了一个概念式的想法,我听了就很高兴。

    西南联大为什么办得那么好,靠的是大师办大学。我们的教师要多朝大师的方向去发展,再培养学生,让学生超过我们。这样的教育就有意思,也实现了教育的真正含义。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如何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

    闻玉梅:创新思维就像是源泉,很新鲜,一直在喷。创新要从小做起,我也观摩过美国初中的生物课,老师把学生带到公园,让他们去捡不同叶脉的叶子,我当时就很震撼,这样的现场教学让学生自然而然地学会了观察和分析,而且这是一种自主式学习,激发了学生的成就感。

    大概十年前,我和两位老师联合开设了人文医学选修课,一半时间我们讲,另一半时间组织学生讨论。全部课程结束,不用考试,但需结合专业写一篇心得。这个课很受大家欢迎,一直延续到现在,并通过网课辐射到了全国多所高校。

    【老年医学缺乏专职的学科队伍】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疫情让我们知道了感染学科的重要性,从长远来说还有哪些医学学科需要加强?

    闻玉梅:老年医学需要引起重视。我曾经组织了一个调研,发现大家比较重视养老,但对医老不重视,医老是保证老年健康、少病、有病早治。医老是上游,养老是下游;养老是花钱的,医老是省钱的。

    全国现在只有6个老年研究中心,老年医学缺乏专职的学科队伍。比如很多药物写着老年人慎用,老年人用药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这是老年药学;打疫苗后到底多少老人产生抗体,没有人去研究,这是老年预防医学;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但一些老年人却营养不良,这是老年营养学。老年医学里的预防、诊断、治疗和康复都很重要,这也牵涉到基础医学,还应发展老年医学的基础医学。

    人口老龄化已成为我国基本国情,未来社区里的老人会越来越多,一线的全科医生也要了解老年医学,建议国家要有远景的支持。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对有志于学医的学生,您有何寄语?

    闻玉梅:医学是为人民的健康服务,是和人打交道。从事医学,就要想清楚,这辈子是不是可以做到一直对人很“爱”,努力去解决人的健康和生命问题,永不放弃。

    栏目主编:徐瑞哲

    本文作者:黄海华

    题图来源:图虫

    图片编辑:笪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