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我们需要重新发现石油——访中国工程院院士胡文瑞

2021-03-31   国际在线   阅读量:288

    重新发现石油,不是通常意义上发现新的石油资源,而是重新发现石油出现的新变化、新趋势、新认识,开辟石油可持续发展的新天地。

我们需要重新发现石油——访中国工程院院士胡文瑞

    中国工程院院士胡文瑞以科学家的严谨和精确,回应了人们对石油耗竭的忧虑;又以哲学家的警觉和模糊,回应了人们对石油资源取之不尽的遐想。尽管石油将缓慢地失去青睐度,但不意味着终结。用壳牌首席执行官范伯尔登的话来佐证,“就石油和天然气而言,你必须牢记,如果在顶峰之后出现衰退,那么它并不意味着游戏立即结束”。

    本期访谈栏目,我们将对话国内石油界顶尖专家、中国石油企业协会原会长胡文瑞院士,和读者共同感受新能源冲击下传统石油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我们需要重新发现石油——访中国工程院院士胡文瑞

    记者:

    您在2018年出版过一本专著《重新发现石油—石油将缓慢的失去青睐》,感觉这个书名有点不太看好石油未来的意思,您当时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书?

    胡文瑞院士:

    2016年,许庆瑞院士邀请我在浙江大学做了一场有关能源的报告,题目是“重新认识石油”,副标题是“石油将缓慢的失去青睐度”,结果反响热烈。上海交通大学饶芳权院士于是建议可否以此报告为基础出版一本书,但我当时觉得可能没有精力完成。这些年来中国在新能源领域大踏步发展,作为搞了一辈子能源的老石油人,我非常高兴能拥有在石油行业工作的经历,这是人生难得的、不可抹去的、令人难忘的记忆,但是面对能源变革,我的心情也十分复杂。在新能源、新技术快速发展的今天,石油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化石能源的未来成为人们高度关注的对象,其大致走向也是人们热议的话题。为此,我决定出版一本有关化石能源走向的书,就是你说的这本书。未来能源是要低碳化、无碳化的,作为中碳能源的石油也要逐渐被替代,但不像有些激进人士所说的石油很快就要被完全替代,请注意“缓慢”两个字。

    记者:

    去年底,国务院新闻办发布《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清晰描绘了中国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路线图。在近期中央经济会议上,“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被列为2021年八项重点任务之一。您认为以上目标的提出,对石油行业而言面临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胡文瑞院士:

    碳中和目标是中国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而付出的行动,彰显了大国的责任和担当,对全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近些年,全球非化石能源异军突起,快速发展,尤其是最近10年非化石能源的增速明显超过化石能源的增速(天然气除外),这将大大压缩化石能源的使用空间,加快化石能源利用高峰期的到来,缩短化石能源利用的历史进程。中国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能源消费的减少,对国家和社会都是好事,但是对化石能源行业来讲,面临的挑战就会越来越大,势必影响化石能源的增长,对石油、煤炭等化石能源企业来说,也必须调整结构和转换动力,变被动为主动。

    目前,石油作为燃料的老大地位已经开始动摇,动摇石油作为燃料地位的主要因素是全球气候变暖和环境保护的压力。目前二氧化碳排放已经成为刚性约束,特别是“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路线图的提出,石油的燃料地位将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但石油作为化工产品的原材料,其地位在中国则大幅上升,尤其是在乙烯、PX、烯烃等石油化工材料领域,进口依存度高,需求非常旺盛。预计今后一段时间内,石油作为化工材料,尤其是高端化工材料,发展动力依然强劲。

    记者:

    您认为未来的油价走势是怎样的?有可能重上100美元/桶吗?

    胡文瑞院士:

    从石油工业发展的历史、石油交易历史和全球经济发展趋势不难看出,原油长期价格主要由供需关系决定。从供给端看,原油供给长期受储量约束,中期由产能和产量决定,短期被库存和地缘冲突左右;从需求端看,原油需求长期受到替代能源冲击,中期由储备需求和消费需求驱动。综合分析认为,长期来看,50美元/桶基本是油价上限,可能会短期冲高,但难以长期超过50美元/桶,油价长期走弱的可能性很高,可以说,高油价基本上是永远走下了神坛,每桶100美元以上的价格基本是“一去不复返”了。

    记者:

    有一种观点认为,石油行业已成为夕阳行业,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胡文瑞院士:

    对于这个提法,我是有同感的。我一生都从事石油事业,对石油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是,石油作为传统能源,迟早是会被替代的,这是规律使然,谁也无法阻挡。壳牌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范伯尔登先生说的好:“就石油和天然气而言,你必须牢记,如果在顶峰之后出现衰退,那么它并不意味着游戏立即结束”。2014年以来的油价大幅下跌,让石油行业猝不及防、苦不堪言,给石油行业造成巨大冲击,加之替代能源,尤其是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让业内外人士开始重新审视石油,认为石油行业必将衰落,甚至“衰败超预期”。目前石油行业确实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和挑战,但因此认定石油行业将快速衰落并不妥当。老子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低油价是一把双刃剑,既给石油行业带来强烈冲击,如利润下滑、甚至亏损,企业关停并转、公司降薪裁员等,但同时低油价又刺激了石油消费增长,逼迫石油行业技术创新、降低成本、优化调整产业结构,也可能会逼出石油产业相对于替代能源的竞争中绝对的、无可替代的比较优势。虽然石油终将变为夕阳产业,但这也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记者:

    有新能源汽车企业预测电动汽车将在十年内结束燃油汽车的霸主地位,您赞同这个观点吗?

    胡文瑞院士:

    尽管当前电动汽车的保有量还很小,但年增速却超过了50%,如果储能技术、无线充电,氢能汽车等有了重大突破,燃油汽车行业将会快速萎缩。的确,如果一辆充电汽车能够续航1000千米以上,谁还会开燃油汽车呢?但大家也不要对燃油汽车前景过于悲观。电动汽车已经出现了近200年,困扰电动汽车发展的瓶颈问题(续航和充电),经过100多年的技术攻关,到目前虽然取得了较大进展,但仍未获得根本性突破。电动汽车之所以近年快速复苏,不是因为电动汽车技术上的重大突破,而是因为燃油汽车引起的环境污染受到了政策限制。随着发动机技术的进步和成品油标准的提高,燃油汽车的污染也越来越小,因此燃油汽车和电动汽车之间的博弈仍将继续。

    记者:

    面对当下传统化石能源行业发展遇到的挑战,石油企业该如何应对?

    胡文瑞院士:

    俗话说“穷则变,变则通”。面对新能源的迅猛发展,传统化石能源江河日下,石油企业在盈利大幅下滑甚至亏损的形势下,首先必须确保生存,然后改变油气思维定势,迎接新变化,参与新变化,充分利用已有雄厚的技术、人才、资金、组织优势,谨慎决策,走出路径依赖的惯性,快速进入同为能源的风能、太阳能、地热和核能、氢能等新能源领域,拓展石油企业的生存空间,以便在一个更多依赖可再生能源、更少依赖传统化石能源的世界中保持竞争力。

    记者:

    您刚才提到了“路径依赖”,对此该如何理解?石油等传统能源企业该如何破解?

    胡文瑞院士:

    “路径依赖”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提出的,其特定含义是指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还是“坏”)都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

    我认为传统能源企业破解“路径依赖”,首先要设计新的发展战略。在国家大力主张企业结构调整和实现企业转型升级的今天,传统能源企业一是要认识到所有矿产资源都是有限的,石油更不例外,二是要认识到采掘业衰败定律的必然性,以及资源型城市的“魔咒”,总结汲取煤炭、有色金属为主的城市转型的艰难历程,以及部分老油田错失转型机会的教训。传统能源企业的战略选择,必须立足于传统能源基础,面对能源需求新的变化,涉足电力和可再生能源,并扩大石油化工业务,向可再生能源方向发展,其比较优势是没有脱离能源范畴,可以迅速进入、快速做大、逐步做强,不失为一条操作性强的战略路径选择。

    其次要安排新的制度框架。所谓新的制度框架,不外乎是两种基本力量推动,一种是“报酬递增”,使企业和员工都有所获利,以此调动企业和员工积极性,投身于新的能源领域;二是利用新能源交易市场和交易费用的不确定性和市场不完全性,安排和设计新的制度框架。需要说明的是,这两种力量才是制度的基础,体现市场的契约精神,可以使制度持久坚持下去,而不是人为干预和其他力量的随意干预和破坏。这两个框架要完全不同于传统能源产业制度,“报酬递增”可以解决动力问题。

    再次是制定新的发展计划。在这方面,国家能源集团已经做了表率,该企业不仅在煤炭领域是中国老大,还在发电、电力输送、煤炭运输、风能、太阳能和核能领域都已捷足先登。他们在煤炭价格低廉的市场,仍能获得非常好的利润,成为传统能源企业转型的排头兵和开路先锋。他们靠能源多元化发展,摆脱“路径依赖”的习惯势力和技术演进中的轨迹依赖,没有死死抱住煤炭一条路走到黑,结果走出了一条传统能源企业新的发展道路,我们石油企业应该向他们学习。

    最后,还需要建立新的发展规则。有了战略设计、新的制度安排和新的发展计划还不够,必须建立新的发展规则。这种规则是通过人为干预而产生的新的规则、新的组织行为与组织缔约。传统能源企业走出“路径依赖”进入新的能源领域,一定需要一系列新的规则和制度做保障。

    记者:

    您刚才站在顶层设计高度,为传统能源企业的转型发展搭建了框架。在这些年发展中,石油石化企业是否也有成功的实践值得总结推广?

    胡文瑞院士:

    有的。中国石化在地热领域的探索,为传统化石能源企业进入新能源领域提供了宝贵的实践经验,更为石油企业进入新能源领域起到了探路者作用,他们的做法主要有五点值得借鉴:

    一是高层决策超前。业内在十年前没有人能预计,中国石化进入地热领域。也没有人预测,河北雄县搞了如此大规模的地热开发利用,而且在全国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力,成为雄安新区的香饽饽。其关键在于高层有超前意识,超前决策能力。

    二是迅速与国家有关部门商定在中国石化成立了“国家地热工程研究中心”,并迅速挂牌活动开展工作,从技术上有力地支撑了企业地热工作,并在全国地热领域赢得了话语权。

    三是迅速成立了中国石化地热开发公司,有了目标,有了组织,就得有公司具体实施先把地热干起来,现场集中了中国石化一批能干工作、会干工作的骨干力量,使雄县地热一年一个台阶,且年年有新的发展。

    四是在雄县多次召开现场会、研讨会,仅两院院士分别就去了60多人次,我也去过两次,每次去都印象深刻。其中,曹耀峰院士牵头召开了多次全国性、国际性的地热论坛会议,这些会议也成为了中国地热发展的晴雨表。

    五是中国石化有一套完整的地热发展规划,这一规划最大的成功之处是为公司找到了一条新的产业发展路子,不失为一条求生存的发展大战略,同时中国石化也赢得了国家地热发展规划、标准制定、技术研发的地位,召集人和组织者的角色。

    当然,传统能源企业进入新能源领域还有其他路径可走,中国新能源领域规模已十分巨大,除了部分大公司外,还有许多中小公司技术薄弱,资金投入不足,管理问题多,价值成本居高不下,经营困难,这时传统能源企业可以雄厚的技术,资金,人才组织优势,以合作共赢为大原则,采取入股、控股,或兼并、并购、购买的方式进入,组织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或子公司、孙公司,既符合国家政策,又不吃独食,而且能迅速做起来,也不失为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 

    嘉宾介绍

    胡文瑞,1950年生,东北石油大学毕业,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1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长庆石油勘探局局长,长庆油田公司总经理,中国石油勘探生产公司总经理、中国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北京能源协会会长,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企业技术进步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石油企业协会会长。长期从事非常规低渗透油气田勘探开发和工程管理工作,主持建成了我国首个大型特低渗透的安塞油田,主持发现了中国唯一超万亿立方米的苏里格气田;创立了非常规低渗透油气田勘探开发的技术体系和工程建设模式、管理理论、工作程序与方法;提出并组织了中国石油十项重大开发技术试验和老油田“二次开发”工程,对长庆油田和中国石油储量、产量快速增长起了关键作用,使我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走在了世界前列。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各1项,国家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国家优秀设计金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特等奖4项,出版专著《宏观引导法概论》、《全控网络管理论》、《现代企业管理方法论》、《鄂尔多斯盆地油气勘探开发理论与技术》、《低渗透油气田概论》(上册)、《老油田二次开发概论》等多部,发表论文近百篇。(唐大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