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院士呼吁:加强放射性药物源头创新

2022-06-08   科技日报

      在6月4日召开的首届中国放射医学大会上,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赵宪庚院士直言,我国放射医学发展仍面临跟跑窘境,为数不多的放射性药物研发单位也以仿制药研发为主。

  相较而言,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今年再次批准2款分子靶向放射性新药上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执行所长王锐表示,这2个药物的获批意味着放射医学进入了精准靶向时代。

  为全面谋划放射医学行业的发展布局,中国医学科学院主办了首届“中国放射医学大会”。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院士指出,我国应从多学科体系、人才队伍、机构建设、产业、管理体系与法律法规政策等方面不断推动放射医学发展。

  与会院士专家认为,以放射性药物为代表,我国在放射医学领域与国际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但随着放射医学领域进入变革节点阶段,我国也将迎来放射医学的重要发展机遇期。

  放射医学开启“量子时代”,需抢抓机遇

  “纵观全球,放射医学正处于一个迅速发展期,创新诊疗方式、新的医疗设备层出不穷,例如质子刀、重粒子无创治疗等。”中国科学院院士、苏州大学医学院放射医学与防护学院院长柴之芳表示,放射医学在肿瘤治疗中的比例日益增高,在发达国家已经达到三分之二甚至更高。

  “日本、欧洲、美国等国家和地区提出了量子医学的概念,其目的是通过深入研究放射线的量子性能和对生命物质的微观影响来驱动放射医学的发展。”王锐介绍,放射医学正在开启“量子时代”,需要尽早认识现状、把握机会。

  王辰指出,医学与自然科学与技术、社会科学与方法、人文学科与文化多学科融合,放射医学的发展与物理学的基础研究也关联密切。“大医学”“大卫生”“大健康”不仅是理念的更新,也是解决医学卫生健康事业发展过程中诸多问题的现实路径。

  源头创新需要引领性大平台

  在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大背景下,我国放射医学的临床研究与创新近年来得到长足发展。

  “但在放射医学的临床应用研究上,尤其是基础研究领域方面,我们还存在很多问题。”柴之芳说,虽然临床医学属于应用学科,但必须加强基础研究,只有基础研究扎实了,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精准、实时等应用层面亟待解决的问题。

  王辰指出,放射医学研究还存在“核与辐射损伤‘促、防、诊、控、治、康’支撑体系建设”“核与辐射损伤靶效应、脱靶效应、遗传效应等的基础研究”“不同类型电离辐射源的生物效应研究”等9个方面的问题。

  赵宪庚也认为,放射医学领域的基础研究薄弱、原始创新能力不足、投入非常有限,使得我国缺乏针对新靶点的首创新药。另外,定点偶联技术、高质量筛选、基因大数据等新兴科学技术尚未在放射性药物研发领域得到普遍应用,也制约了我国放射性创新药的发展。

  什么才是源头创新?如何进行源头创新?柴之芳依据医学的发展规律举了个例子:就像现实世界中的北斗系统等定位系统,为从根本上达到精准杀伤肿瘤、保护正常组织的终极目标,放射医学领域需要研制出细胞定位系统或发展出分子定位器这样的“生命重器”。

  与会专家认为,完成涵盖核能、核技术、医疗、教学、科研等多领域的重大项目、重大工程离不开顶层设计和国家战略。

  “我国虽然已有多个放射医学研究机构和省部级重点实验室,但集成性引领性的高端平台仍旧不足。”王锐建议,为抓住放射医学领域发展新机遇,推进整合资源和政产学研深度融合,应探索建立国家级量子医学综合平台,并适时建立以放射医学为基础的量子医学国家战略。

赵宪庚
中国工程院院士
核科学技术与工程专家
王辰
中国工程院院士
美国国家医学院外籍院士
肺栓塞,呼吸衰竭专家
王锐
中国工程院院士
多肽药物专家
柴之芳
中国科学院院士
  • 赵宪庚
  • 王辰
  • 王锐
  • 柴之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