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谈科技  >  院士谈科技详情

郝吉明:油品管控能否"四两拨千斤"

2014-04-03   中国工程院

来源:中国科学报 记者:郑金武 时间:2014-03-28

 

    灰霾锁城,PM2.5爆表,公众对北京空气质量的担忧到了顶点。

 

    有数据显示,北京的PM2.5颗粒来源中,有22%以上来自机动车排放,而上海则是25%来自车船尾气排放,汽柴油燃烧产生的尾气已经成为城市重要污染源之一。

 

    “油品质量跟不上新排放标准,是造成中国汽车尾气污染的重要原因,当务之急是改善油品质量。”在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举办的可持续能源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郝吉明呼吁,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应通过技术革新提供更清洁的油品。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移动源污染控制研究室副研究员岳欣也表示,长期以来我国对车用油品质量重视不够,“机动车排放标准提高对油品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尽快供应满足新排放标准要求的车用油品,是降低机动车排放、缓解空气污染的重要举措”。

 

    油品质量滞后于汽车排放标准

 

    “北京重度灰霾污染期间,颗粒物污染特征是PM2.5浓度很高,碳黑等挥发性有机物转化为细粒子比重显著。”郝吉明说。

 

    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前董事会主席麦克尔•沃什(Michael Walsh)长期从事机动车污染防治事业。他说:“北京的机动车数量庞大,已成为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

 

    麦克尔•沃什表示,低污染燃油与清洁汽车技术结合起来,能够有效消减空气污染。“美国目前人均汽车保有量非常大,但空气质量相对比较好,主要是因为实施了严格的空气排放标准。”

 

    在论坛上,麦克尔-沃什展示了其多年来对中国空气污染研究的成果。“中国许多城市空气中氮氧化物有三分之一来自于机动车尾气排放,在北京,这一比率在50%左右,而氮氧化物是PM2.5的主要诱因。汽车污染防治是控制区域空气中PM2.5排放的关键措施之一。”

 

    不过他也指出,中国自实施机动车污染防治措施以来,污染消除的作用十分明显。“过去10年,中国机动车增加2.5倍,空气污染只增加了3%~11%。”麦克尔•沃什呼吁中国应尽快提供满足更高排放标准的油品。

 

    但在中国,油品质量显著滞后于汽车排放标准。目前,中国的小汽车基本上已达到欧Ⅳ排放标准,但各地的油品质量却普遍达不到此标准要求,市场上的油品大多为与欧Ⅲ标准相当的油品,使国内汽车欧Ⅳ排放标准的实施一推再推。

 

    “高标准油品的滞后供应与环境保护要求不符。”岳欣指出,目前我国的机动车标准和油品标准阶段不对应,四阶段排放标准的机动车用三阶段标准的汽油,削弱了机动车污染控制的实施效果。

 

    油品质量改善的成本分摊难题

 

    通过提升油品质量实现空气污染削减,最大的障碍是成本分担责任问题。此前一项研究显示,车用汽柴油由国Ⅲ标准升级为国Ⅳ标准,成本上涨约合160元/吨~200元/吨;三大石油炼化企业将产品全部升级至少须投入500亿元。

 

    有专家认为,由于中石油、中石化在国内成品油市场具有绝对垄断地位,因此油品升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大巨头的态度。在目前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下,中石油、中石化难以通过油价转嫁成本,这让两大油企缺乏升级油品的动力,也导致国内油品标准升级缓慢。

 

    据麦克尔•沃什介绍,泰国早年推广无铅汽油时,国际油价下降,则只允许无铅汽油价格下降,这样,含铅汽油就在泰国市场上消失了。“这一做法对于中国推行清洁燃油有效仿意义。”

 

    能源基金会北京办公室交通项目主任龚慧明表示,公民也应承担油品升级的责任。“关键的问题是油品提价究竟需要多少投资、时间和价格,需要公开透明,如果油品改善纯粹是一个黑匣子,公众对油品涨价响应的积极性就不会高。”

 

    郝吉明指出,对于每一位车主来说,对环保做一些贡献是应该的,油品价格的问题,各个地区可以采取各自方法来满足市场的问题。“但是首先要把更清洁的油品推出来。”

 

    须区域联防联控

 

    2013年1月23日,北京市环保局宣布,经国务院批准,自2月1日起,北京市对新增轻型汽油车实施北京地方标准(京V排放标准),不再受理汽车企业申请不符合该标准的轻型汽油车型环保目录。自3月1日起,停止在京销售和注册登记不符合京V排放标准的轻型汽油车。

 

    然而,即便北京率先推广更清洁燃油,也难以在雾霾问题上药到病除。

 

    岳欣认为,区域性的标准脱节问题也将阻碍机动车污染排放的整体控制。以长三角地区为例,目前普遍仍为第三阶段标准的油品。

 

    麦克尔•沃什也认同这一看法,他说,尽管北京率先实施国Ⅳ标准,但因为城市之间的交流,外地非国Ⅳ标准的车也会进来;而北京机动车到外地,因为加不上标准的汽油,也难以实现更高的排放要求。

 

    郝吉明表示,城市空气污染具有区域影响的特点,因此“城市空气质量应该联防联控”。

 

    而这对机动车排放标准和油品标准也同样适用。“完善的城市机动车排放控制体系,应该是在联防联控的思路下,包括新车排放控制、在用车排放控制、车用油品控制,交通管理控制和经济措施5个方面,各方面相辅相成,车、油、路三者缺一不可。”郝吉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