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在连院士风采录

2022-08-17   新浪网

    本书展示了在大连工作的37位院士坚忍不拔的科学精神和取得非凡科研成就的奋斗历程。这些院士的身上闪烁着光辉的科学精神和崇高的科学品格,凝聚着中国人民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体现了优秀的中华传统美德和伟大的民族精神。

大连市科学技术协会、大连市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编著

    当张存浩带着任务看世界时,发现西方的合成燃料大都用稀少昂贵、催化效率不高的钴催化剂,一些大的石油公司已进入中试阶段。但这些大公司遇到的共同难题是:催化剂积碳粉碎,运行周期太短,只有几天。张存浩与楼南泉、王善鋆等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决定开辟新途径。他们在短时间内研制出高效氮化熔铁催化剂,并建立了流化床水煤气合成油工艺体系。每立方米水煤气的乙烯及三碳以上产品的产率超过200克,大大超过国际最高水平160克。而运行周期长达两三个月,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凭借这项研究成果,28岁的张存浩第一次登上了国家级领奖台。

    正当年轻的科学家们为首战告捷而欣喜不已时,从石油战线传来举世关注、举国欢庆的消息——中国发现了大庆油田。与价廉的石油相比,合成油失去了工业化的理由,张存浩他们的研究成果只能搁置。但他无怨无悔,迅速转向国家更需要的科研方向。

    在张存浩的科研生涯中,有过三次大“转行”。每一次,都是国之急需;每一次,他都竭尽全力,做到尽善尽美。

    2002年,美国曾解密41份绝密文件,披露美国政府曾多次企图对中国发动核突袭。在朝鲜战争期间,装有原子弹的导弹一度运至日本冲绳。当时紧张的国际形势迫使中国必须独立自主迅速发展国防尖端技术。也就在那时,毛泽东发出了“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用十年工夫搞原子弹、氢弹的伟大号召。也就在这一历史大背景下,张存浩受命转向火箭推进剂研究。

    这是一项全新的前沿高科技,在没见过火箭、没见过发动机,更无资料、设备可言的状况下起步,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作为项目负责人的张存浩,带领一群年轻的科研人员,进驻郊区的金山沟试验站,义无反顾地开始了火箭推进剂研制。他们吃在那儿、住在那儿、工作在那儿,直到周末才同乘“解放”牌卡车满面尘土地回家。

    就在那时,张存浩被同行送了个外号叫“张着急”。老搭档何国钟说:“他总是很着急,总想着国家交给的任务怎么能更快地完成,尽快让国家用上。”

    当然,他们的科研不仅只有辛劳,有时甚至要面临生命危险。一天,张存浩与一位从部队复员的同事到火箭试车台上做高能燃烧试验。在阀门打开的瞬间,一团巨大的火焰突然喷出来,将两人包围。近在咫尺,彼此却看不见对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复员军人像冲锋般冲向前,迅速将阀门反向关上,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对此,张存浩毫不畏惧,他说:“从事火箭推进剂研究是很危险的,燃料也有很大毒性。完全不出事故,除非你不干。”

    就这样,历经千余次试验,年轻的科研团队终于研制出液体氧化剂喷注器等关键部件,并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固体推进剂燃速的多层火焰理论与模型。此成果20年后还被美国学者称道。

    “文革”中,中国的高科技发展受到巨大干扰,而世界的挑战却一刻也没停歇。自1960年世界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问世,因其亮度高、不需强大电能,在军事、工业等方面展现出广泛的应用前景,而成为世界争逐的热点。

张存浩
中国科学院院士
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