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能源安全外部形势堪忧

2011-03-03   央视网搜索

李东超  2010年能源消费情况  总量32.5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5.9%  煤炭消费量增长5.3%  原油消费量增长12.9%  天然气消费量增长18.2%  电力消费量增长13.1%  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能源消费总量为32.5亿吨标准煤,比2005年上涨46%。五年间,中国几乎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大能源消费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也越过了50%这一国际警戒线。  国内原油产量顶峰渐至和日渐高企的国际油价,将加剧中国在“十二五”期间对国际市场的依赖,而在全球气候变化和“低碳革命”的倒逼之下,中国不得不苦练优化能源结构、强化节能减排、发展清洁能源的内功。  原油对外依存度将持续攀升  多位业内专家预测,“十二五”期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将进一步升高。2010年,中国原油进口2.39亿吨,出口303万吨,国内产量2.03亿吨,据此计算,2010年原油对外依存度为53.8%,较2009年的51.3%增长了2.5个百分点。  事实上,从2006年开始,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就以年均2.9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如果“十二五”期间仍保持此速度,预计2015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将超过65%。  随着油气资源国对本国资源控制的加强,中国进入资源国勘探开发领域的难度也将加大。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高级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童晓光指出,未来国际石油上游合作的合同模式将更苛刻,资源条件好的国家合同条款收紧,国际公司的所得比例将下降。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小杰认为,这预示着未来中国将更加依赖其他国家的石油供应,中国与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关系更加复杂,不稳定性因素和风险也将增加,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加大。  将望“油”兴叹?  近期受利比亚局势动荡不断升级的影响,国际油价在金融危机之后重新突破100美元/桶大关。  尽管近期油价快速上涨受地缘政治影响较大,但未来化石能源储量下降,供应趋紧,消费持续上升的趋势仍然存在。在这一背景下,徐小杰认为,未来五年国际油价上涨到150美元/桶甚至更高也不足为奇。  分析人士认为,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将使中国面临长期战略性威胁。高企的油价将使中国经济增长承担高昂的成本。据统计,从2010年7月至今,国际油价已上涨37美元/桶,中国支付成本增加近2亿美元/天。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大幅上涨的油价将给中国经济安全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油价上涨必然带动其他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进而引发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  此外,更加值得中国警惕的是国际资本在国际石油市场上对中国的阻击。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总经理傅成玉指出,从2004年到2008年,国际油价从30美元/桶上升到140多美元/桶,已经背离基本的供求决定关系,是流动性过度泛滥所致。  在傅成玉看来,石油的商品属性在逐渐减弱,金融属性在逐渐加强,而且这种趋势在短期内不可避免。在通货膨胀和美元走弱预期的双重推动下,近期石油价格将进一步上涨。从长期来看,石油勘探开发成本的上升和新一轮覆盖近40亿人口的工业化也决定了低油价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此背景下,中国对国际油价的制定几乎无能为力,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影响到能源安全。  国际能源署(IEA)首席经济学家法提赫·比罗尔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全球经济危机导致世界能源市场混乱,全球经济恢复的步伐对未来几年能源供需形势的变化至关重要。  据IEA预测,2035年中国自身的能源需求将占世界的22%。  在传统油气供应趋紧的情况下,非常规油气开发的前景广阔。比罗尔认为,未来油价保持高位,将使得非常规油气开采变得经济可行。  气候谈判压力有增无减  气候变化谈判和“低碳革命”的发展也将引起全球能源结构的重大变化。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能源外交研究中心主任王海运认为,以清洁发展为诉求的“低碳革命”将引起能源结构和能源消费方式的重大调整,新能源、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所占比重将逐渐增多。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国,尽管在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之前,中国即宣布了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降低40%~4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达到15%的目标,但中国在国际上受到的减排压力仍越来越大。  徐小杰预计,未来五年气候变化谈判仍将艰难前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矛盾难以短时期内消除,因为气候谈判不仅仅是简单的减少碳排放的问题,而是涉及到各国经济战略和发展利益。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徐小杰强调,中国必须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和参与全球能源合作的力度,更加积极地参与全球金融、能源和气候治理,提高中国参与世界秩序重组和同其他国家管理全球重大事务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