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中国工程院院士郑绵平:锂电资源高质量发展与思考

2020-10-16   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CBIS2020】中国工程院院士郑绵平:锂电资源高质量发展与思考

  2020年10月16日-17日,“第五届动力电池应用国际峰会(CBIS2020)暨首届中国新能源新材料(宁德)峰会”盛大开幕,在主题论坛2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郑绵平发表了主题为“锂电资源高质量发展与思考”的主旨报告。

  以下内容为现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吴局长,尊敬的吴院长,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专家、领导,各位锂电的精英,下午好!

  张雨秘书长给我一个作业,我不知道能不能完成好,希望今天不要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我的题目叫做“锂电资源高质量发展与思考”。我想从四个方面说,一个是锂电原料的消费和需求预测,第二个是锂电原料保障程度(矿物原料),第三个是全球锂矿资源开发的现状,第四个锂电发展的几点思考。

  咱们都知道,锂资源是大家公认的一个战略矿产,是市场发展最快的“21世纪能源金属”,现在需求量很大。这个表,2030年估计可以达到157万吨的量,这是自然资源部有一个战略资源统计的资料,包括我收集的资料,早上有一些专家大体相同,大家有一些不一样,给大家做一个参考。近期增长很快,有一种说法说到2025年锂资源的消耗将达到65%,消费量占陆地资源的三分之一,这是一种说法。还有一种说法,城市研究所从静态估计,认为到2050年,陆地上锂的资源消费量将要快完了,地球上的自然资源没有了。虽然这个估计是静态的,但是并没有考虑到锂资源的发展,全球锂资源如何保障锂电所需,这是值得探讨,就是你怎么看这个问题,我今天谈的这是一个问题。上午说了碳排放我们国家也承诺了,2030年比2005年下降65%,这是一个背景。大家对这方面都是比较清楚,主要是这个天然资源跟城市资源两大类就有此消彼涨的形势,刚才我讲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按照我们现在已有的,如果能够用新能源代替城市燃油,关系到国家能源安全的问题。

  有一种说法,汽车烧的是石油,大家都知道中东是这样发展的。如果有一天我们是用锂电池,世界第一锂资源谁拥有,谁就拥有下一个“中东”。

  我讲一下消费和增长的预测,讲到这个要讲几个元素,一个是锂、钴、镍、石墨、稀土和铂,铂主要在氢能源方面。现在有一种说法,稀土和石墨是没有问题,但是锂是有一定困难,钴和铂、镍形势是有问题的。刚才说需求量的有这样一个的统计,这个统计很详细,需求主要是亚洲为主,比方说到2060年需求量达到了120万吨左右,地区性的需求在亚洲是很大,这是一个数据。第二个数据,电池使用的增幅,动力电池最大,大家的选择越来越多。这两个数据已经在《科学导报》上发表。

  钴的消费,根据资源的分析,钴全世界远远不够,无非是非洲和澳大利亚比较大,其他都很少,中国也是很少。如果海底不开发,这个钴是远远不够。

  镍的消费,比钴好一点,这个主要在刚果非洲,像硫酸镍在东南亚,像印尼、菲律宾这些国家。中国有一个金川规模比较大,但是镍还是不够,比较钴要好一点,但是比较锂来说,我认为也是差得比较远。大家看到(PPT)上这两个类型不太一样。卤水的分布,中国从柴达木西部开始这条线过来,这是最近开拓出来,像四川有一个海相的锂源,已经开始在这里有动作,这是一个新的类型,但是正在开拓。还有盐土类型,最近发现几百万吨的盐土类型。还有塞尔维亚类型,也有几百万。不是原来这些类型就够了,现在总共有10个类型,所以这也算是一个新资料,就不展开,给大家说一个信息就可以了。这个最著名在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现在发现越来越多,在青藏高原一直到川西,液体类型地下卤水更多一些,页岩类型主要是锂辉石。

  关于锂资源的分布储量,现在主要是锂三角,中国是有希望的。钴、镍讲一下,现在这个情况来看,真正国家占用了世界40%左右的钴需要量,我们需要量非常大。2017年中国镍的资源是290万吨,占全球的3.9%。硫化镍为主,国内生产9.4万吨,对外依存度达到87%。但是这个钴只有零头,这是现在的现状。技术问题,液体中国人不落后,我们经过四个五年计划,把柴达木的盐湖解决了。我们是几十、几百到一千,外国开采的锂盐湖最高是8,成本高一点,但是比例要低,是这么一个背景。这个现在做不好不是因为西藏条件不好、交通不好,是管理问题。

  我重点讲一下,这是当前的一个新的情况,我们面临美国对我们国家战略矿产资源安全的威胁。

  第一个,中国锂资源虽然丰富,但利用率相对较低,而钴、镍资源匮乏,对外依存度较高。从长期来看,存在着资源安全的风险。

  第二个,动力电池市场供应紧张和产能过剩并存现象开始出现。

  第三个,锂动力电池来自不同的厂家,制造规格、型号、原料的性能都不统一,包括原材料、接口、容量等等,互相不兼容,不但影响换电行驶、换电的改革,而且也影响后锂电池的循环利用,亟待制定一个统一的标准。

  第四个,电池回收的技术和体系建设还不到位。目前,电池的回收利用技术还不太成熟,收购网络仍不完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尚待探索。

  新冠疫情爆发以后,美国利用中国境外锂电资源供应的脆弱点,加剧冲击我国锂电产业链的发展。我们业界是否及早做好准备。

  因此,我想探讨这么几个问题,有关部门可能已经有锂电发展规划,但是有没有从国家高层的角度会同主管部门组织协会、企业、科研院所内行专家,这些需要深入的探讨,全面规划一下具有前瞻性的符合国情的科学技术规范。我们的目标是使我国锂电科学技术迈进国际前沿,产业具有世界市场的强大竞争力。这里面包括两方面,资源方面要加强国内外锂、镍、钴资源调查的勘探的投入,摸清国内外资源家底和潜力,立足国内“两种资源,两种市场”,使我国优势锂电资源具有世界话语权,锂、镍、钴有足够来源和反制能力。第二个关于锂电方面,要加强基础和关键技术的创新研究,以推进电池核心技术的进步,开拓高能量、安全的电池,我比较倾向于大家注意一下磷酸铁锂,其他还有一些先进的固体电池等等。还有也要研究锂电制造,包括回收统一的标准,构建一个废旧电池回收利用的管理体系。扩大锂资源远景,开拓不同类型锂资源的评价研究,包括深层卤水、粘土型、地热型等,比方像四川柴达木地下卤水,刚才说了现在企业家已经开始进入。简单一句话,锂还有希望。第三个科学合理高质量利用锂资源,建设绿色矿山,深加工研发高端产品。像阿塔卡玛公司,这个例子科技创新的重要性就显示出来了。第四个加强政产学研的协同创新,首先是政府重视,所以这个要整合起来。刚才说了很多问题还是需要从高层领导开始重视,人家总统都来关心这个事,我们不能一个部门。过去历史上,攀枝花、金川等等都是大矿,都是副总理来抓,抓出成效来了。所以要从高层开始抓,而且要加以整合。现在有30%的锂电企业在迅速运转,还有一些产品比较差,是不是要考虑一些问题等等。第五个是关于提高资源回收利用率和环境保护标准。我们现在回收只有百分之一二十、二三十,你有1000吨只有二三十吨,所以这是全世界的问题。如果把这个提高了,锂资源增加百分之七八十、八九十,所以这是关键核心问题。另外,要考虑既然是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加强知识产权,在国外是否有专利,在国外还有国外的专利,我们出去碰到的专利的问题,所以我们是不是要采取措施,比方说成立专利委员会专门研究这个事情。第七个是探讨建立不同层次的锂电的创新基金,那天跟一位总裁说咱们是要分层次,国家应该搞联合基金,国家出钱,大的企业有眼光的来参加。我体会大多数企业为了生存,太久的事不愿意干。企业要求过两年解决锂电的问题,来不及就有问题,所以这个要国家行为来做。另外,地级省可以有一些大财团来做。深圳政府要企业一起来做一些基础工作,这个就很好,大家有一个利益问题。总之一句话,我们要从根本上,从科学技术和原理上,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起来的,所以我们要加强力量支持来做,把大家聪明才智调动起来,凝练出一些科学技术问题,卡脖子的关键技术难题,而且研究成果不同层次共享。

  赋能动力电池产业链,提质增效!迈进新时代,拥抱大市场!谢谢!

(文章来源:盖世汽车网)

(责任编辑:DF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