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士动态  >  院士动态详情

新冠肺炎治愈后到底有没有后遗症

2020-07-29   楚报

7月23日、24日,与武汉“肝胆相照”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又回到了他的“第二故乡”。

这次重返武汉,张伯礼院士的初衷是调查和研究新冠肺炎病人的康复问题,对新冠肺炎了解也仅半年时间,新冠治愈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远期愈后到底怎么样?恢复期都有什么临床表现?这些都需要持续观察和研究。

两天内这位72岁的张伯礼院士跟进新冠科研项目,在汉建立教学医院,辗转3家医院调查研究新冠肺炎康复,并为患者把脉处方。26日,已经返津的张伯礼院士接受了记者采访。

“通过出诊,我们对新冠肺炎治愈者情况有了新的认识,尤其重症病人治愈后的心态和躯体不适比预想的复杂得多。”张伯礼对记者说,从整体来看,绝大部分新冠肺炎治愈患者一般沒有后遗症,少数患者的后遗症较多或者复杂,需要时间可能长些,估计需要一年左右时间才能完全恢复,比如肺部纤维化、肾脏功能损伤等这样的问题。但也希望患者树立信心,积极治疗,争取早日康复。社会要给予更多的关爱,尤其不能有偏见。

面对前来求诊的患者,张伯礼主要采取中西医结合方法诊治。“一些患者需要用些西药或者灸法、贴敷、物理疗法,我更多的是用中药和中成药,也让患者配合一些像太极、八段锦等体疗以及呼吸训练。”张伯礼说,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因为肺部刚刚修复,今年秋冬,患者一定要严防感冒,避免呼吸道的损伤。

早在今年4月,张伯礼院士就说了武汉是最安全的城市,他现在依然坚持这个观点。但不能因此而放松了警惕,现在还没到完全脱离口罩的时候,仍然需要坚持。

“当然,大热天的在马路上,在室外人少的地方可以不戴,但是要把口罩准备好,人一旦多了,就赶紧戴起来。武汉这点做得非常好,应该坚持。”那么,今年秋冬疫情的变化会是怎样的?“我估计未来大规模暴发不会再出现,可能会出现多点散发和小规模聚集暴发,类似北京新发地疫情,但早期排查、精准隔离、中西医结合治疗,很快就会被控制,北京经验尤其值得重视。”张伯礼说。

治愈者不用太焦虑

绝大部分患者沒有后遗症

大多数人的后遗症都可以康复

记者:您经常向海外分享中国药方,中医药在海外抗疫中接受度高吗?

张伯礼:现在国外同行很关注中医药到底效果怎么样。像连花清瘟胶囊,现在已经有约十个国家把它作为治疗药、辅助治疗药或者是保健药等,这些国家基本都能买到。而在短短几个月前,是一个国家都没有。

此外,我们和欧洲以及美国的一些大学在进行联合研究,看看我们中药、中成药对新冠病毒的作用机理是什么。前天晚上,我们得到一个最新消息,天津中医药大学和美国南加州大学的合作,已经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宣肺败毒颗粒做为IND,在美国可以进行临床试验。

但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问题,我觉得不能操之过急,应该顺其自然。我的意思是,基点在家,首先应该把国内的事做好,把我们的经验总结好,把药研发好,把中国的老百姓照顾好,这是最根本的,

我们有两套医学体系给人民服务,这该是一种福气。

记者:网络上对于中医以及您本人,还是有着不同的声音,您会如何回应?

张伯礼: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要学会包容。对于不相信中医药的,我们要更加努力做好工作,用过硬的数据来彰显疗效,让人信服。对于故意抹黑抵毁中医药的应该据理反驳。

我们应该要有文化自信。中医药几千年来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重要贡献,而西医发展至今也不过才一二百年。其实,对于很多疾病,中医西医各有长处,现在我们有两套医学体系给中国人民服务,应该是一种福气。

同时,中医讲求辩证论治,证变治也变。它在发展过程中和西医一样在不断与时俱进。中医并不是落后的代名词,相反很多中医理念还相当超前,如人与自然要和谐、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的个体化治疗、养生保健的预防思想、复方药物等。

我们要能守正创新,把中医的精华守住,同时要不断赋予它新时代的科学内涵,要能更好的用现在的语言来解释中医的科学原理,让更多人接受他。

记者:新冠肺炎治愈者的愈后问题,这个问题突出吗?对于康复,您采用的是什么方法呢?

张伯礼: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调查和研究病人的康复问题。7月24日下午我看了十多个病人后,应该说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原来我认为轻症治愈的人基本没有后遗症,但现在看还是有一些的。而重症病人治愈后,原来我们更关注是躯体伤害,现在看心理伤害也应该给予同样的关注。

这种焦虑和不安,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此外,少数愈后患者的免疫功能,还有肺、心脏、肾脏的功能等都有可能有一些需要康复,这些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从整体来看,绝大部分治愈患者一般沒有后遗症。有后遗症者也会很快康复;少数人的后遗症较多或者复杂,需要的时间可能长些,按照现在恢复速度估计,可能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例如肺部纤维化、肾脏功能损伤等这样的问题。

所以我也要呼吁一下新冠肺炎治愈者有后遗症的患者不要太着急和焦虑,千万别背着很重的精神负担,要解脱出来,积极配合康复治疗。

对于治疗问题,我们主要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有些患者需要用一些西药,或者一些灸法、贴敷或物理疗法。但我开的更多的是中药和中成药,也让患者配合一些像太极、八段锦这样的体疗,以及呼吸训练。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因为肺部刚刚修复,今冬明秋注意不要再感冒,避免呼吸系统的损伤。

说起这次江城重返之行,张伯礼院士饱含深情,抗疫期间张伯礼院士对武汉有了深深的感情。

“我上次来时街上冷冷清清,这次重返看到这里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路上还堵车了。一路上看到街上很多商铺都开了,很热闹。看到人们安康幸福地生活,现在才是真实的江城,我喜欢的武汉,我们当时的战斗就是为了今天。”张伯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