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反思我们最大的问题——“重硬轻软”

2019年11月14日  中国软件网

11月14日,由中国软件网主办,海比研究、光明网联合主办的“洞见2020中国企业服务年会”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隆重开幕。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先生出席会议并发表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嘉宾,大家好。

有机会来参加这个会,学了很多东西,刚才曹总讲了很多报告,对我们非常有用处。

今天我主要跟大家讲一下自主创新,归根结底来说,软件开发与发展还是依靠软件人才,这是第一位的。我讲这些,对不对,供大家参考。

我们现在经过中美贸易摩擦,中国什么水平?很简单,我觉得中国第二,我是说软件信息服务业,我们整个软件领域世界第二,比美国差一点。

我们虽然有短板,相比来说也有长板。这个事实根据挺多,我列了一个排行表,华为排第一,多少呢?1.3万亿,网上也在评论。

我觉得华为没有上市,估值多少是很难的。我也觉得排第一,大家是不是没有疑义?因为华为目前的体量,整个业务范围在世界上很难有人可以比。

华为8万研发人员,全世界知名企业一般2、3万就不错了,华为研发人员数量很多,从创新角度来讲,我觉得华为的创新能力是可以的。

中国哪三家最厉害?华为、阿里、腾讯。美国有6家,亚马逊等等。韩国有三星,因为韩国比较支持一家大公司发展。整体来讲,日本水平好一点;欧洲、法国、英国都不错。

现在ICT领域,第一梯队是美国,第二是中国,第三名就比较多,比如欧洲的一些发达国家,英国、法国、日本、韩国等都属于这个团队。再下面是印度等第三世界,可能后面更多了。大体上这是我的一个基本看法,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

我们为什么现在受制于人呢?我们的技术门类很全,无论传统产业或者信息技术,中国的产业门类世界最大,但是我们往往处于低端,在各方面参与全球技术竞争。因而会出现一些短板。

最近看到,华为、中兴事件暴露了短板(芯片硬件、基础软件、工业软件)。刚才刘院长也讲了,国家正在大力支持工业软件、基础软件方面,这是明显的。

我们也领先的地方,像5G、人工智能。5G肯定是目前走在前头,其它一些新的信息技术,和国外来讲差距要小,互联网应用也比较好,这有利于我们的技术发展。

但是我们的原创技术在创新方面还不够。我们搞软件的,从软件角度讲,现在工业软件、操作系统很容易被国外厂商制裁,我们其实比较弱。我讲了主观上的原因,也有客观上的原因。大家知道,因为中国以前比较落后吧,70年与人家100、200年工业化相比,我们70年建国以来还没有完全赶上,还需要加紧时间。此外,人家不是那么容易被你赶上的。

我们主观上有三个原因,特别是软件,供大家参考。

原因1:“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思想影响,比较普遍。

原因2:重硬轻软,很明显。

原因3:“穿马甲”的问题。

我举一个例子,现在大家知道我们EDA软件,在制裁华为就不能用,很容易就制裁了。因为是芯片产业链之中的源头,芯片设计第一要有软件,这个软件就是美国三家公司垄断了,中国拿不出一个好的东西来。

从软件来讲,属于基础类软件(操作系统),所谓工业软件,即是面向集成电路的工业软件,这又是硬又是软,两边看你怎么分了。

我们曾经在1988年,当时国家有一个任务,有一个项目是熊猫系统,就是搞EDA软件。为什么搞呢?因为那时候有一个巴黎统筹会(巴统),当时冷战时期发达国家对社会主义禁运。巴统禁运以后,我们国家决定自己做,华大1988年开始做,后来也做了一定的成就。

但是1994年就不做了,原因是1994年巴统解禁了,解禁以后各方面说,能买到的就不要做,自己做要投入很多钱、很多时间,不愿意做。“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个就停了。停了以后,1994年没有做,基本就停止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现在大家知道重要了,中国做EDA的,5、6家公司都在问,很多人都在想办法赶上。大家知道一定要做,像这类重要的软件,操作系统也好,供应软件也好,你不做,人家迟早要砍掉你。但是你想,我们有一二十年没做了,我想短期不容易做出来的。

一二十年没做,如果我们现在做,像北斗,我们和GPS同台竞争。如果我们做EDA,现在也在世界上有一个竞争。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还可以举很多。这个很典型。

我们自己没做,不是我们没钱,没人,没市场,都不是,是自己不想做,是自己造成的,这是主观原因。

软件投入作为地方负责部门都不愿意投,因为投了软件以后如果失败的话,很难说得清楚,因为硬件你可以有产方,几百亿设备也看得见,那产方设备欠债,软件一投下去,如果失败的话,人一走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也不愿意投。

确实中国具有很好的条件,很好的发展前景,但是这个发展主要靠我们原产。下面我会专门讲软件,讲我们的条件好,人才好,市场大,我们的软件主要是内销的。更加重要的是,还有我们政策很好,我们知道2000年18号文件,2010年的国发10号文件,现在信贷政策也会出台。

但是我们缺了一个什么支持,钱。这个有困难,但是国家也在投入。这些年据说不到50个亿,这个投入基本上可以说没什么投入。很多企业到最后不敢投,万一这个软件没成功,就没法说清楚,他说我这个钱花了没法交差了,所以这个是我们很大的问题——重硬轻软。

本来中国软件我觉得还应该更好,但是现在已经不错了,我们也看到增长那么多,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我们解除了重硬轻软的障碍,我们的软件市场肯定还会更放大。

(文字根据现场讲话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原文链接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2号   邮政信箱:北京8068信箱   邮编:100088    关于我们
电话:010-59300004   邮箱:ysg@ckcest.cn
Copyright © 2012 CKCEST ICP备案号:京ICP备1402173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