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
  • 今天,袁隆平院士90岁了!他的梦想实现了吗


    2019-08-09 中国青年网
           

    “小彭啊,你看田里是不是……”

    彭玉林,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只要早晨9点30-40分左右,接到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到办公室上班后,打来的第一通电话,他便会“心头一紧”:自己照看的那块水稻试验田,应该又“坏事”了。

    这不,近日连续两天,在相隔整整24小时的上午“9点30多分”,他都收到了袁隆平的“问责”电话。

    “8月9日(农历七月初九),袁隆平院士就满90岁了。但加盟‘90后’的他,没觉得自己应该休息。杂交水稻真的浸入他的血液里,是他的命根子,他的魂。”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杨耀松对科技日报记者评价。

    没有谁

    比他对杂交水稻更执着

    90岁高龄的袁隆平,尽管身体大不如从前,却依然“管不住”他那迈向稻田的腿,“收不住”那颗向着水稻的心。“没有谁,比他对杂交水稻更执着。”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院士办主任辛业芸博士说。

    为方便行动已不那么便利的老院士研究,湖南省农科院在袁隆平住宅旁安排了一块试验田。这块田从此就成了他的“心病”。只要在长沙,每天都得看上好几遍。

    中国工程院院士家门口的试验田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辛业芸摄

    火炉城市的长沙,夏季太阳毒辣,酷热难耐。可不管多炎热,袁隆平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不是洗脸、刷牙、吃早饭,而是下田。每天的第二次“问诊”,是大家都只愿躲空调房里的“烈焰”中午。第三次、四次下田,则在晚饭前和晚饭后。

    “因身体原因,袁隆平不能像从前一般,频繁奔走全国各地。但哪天不让他看一眼田,他心里就落空了。以这块田为例,其实他站在自家窗户旁就能看到,可他依然坚持每天下楼去田里。”杨耀松说。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辛业芸摄

    “虽然眼睛不如从前好使,但袁老师给稻田看病依然眼光‘毒辣’。他当天看了田满意,就不会找我‘麻烦’。不满意,早上9点30-40分,电话准时就到了我这里。”负责照看老爷子楼下试验田的彭玉林向科技日报记者“吐槽”。

    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吴俊摄

    “水稻真的就在他的血液里。”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原党委书记谢长江肯定。“老师身体不如从前,但只要听到哪里产量有新的大进展,他就不会顾及身体状态,一定要去现场。”

    “活地图”

    身体力行践行“两个梦想”

    袁隆平有两个著名的梦想:“禾下乘凉梦”和“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他的梦想从来不是说说,而是自始自终的身体力行。

    “目前水稻产量,并没达到他自己理想的程度。”杨耀松说。袁隆平的“理想程度”,即按现在光能利用率2.573%,再打上“五折”计算,要达每公顷22.5吨的产量。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辛业芸摄

    自1995年中国实施超级杂交稻项目以来,我国杂交水稻从每公顷10.5吨,到12吨、13.5吨、15吨、16吨,17吨、18吨……

    “去年,河北邯郸百亩片测产已达每公顷18吨,但离每公顷22.5吨产量的目标还有距离。所以,即便他知道自己身体有些‘力不从心’,但仍坚持要为理想产量目标奋斗。我们的团队,也从不敢停歇。”杨耀松说。

    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吴俊摄

    全世界现有水稻种植面积1.6亿公顷。如果一半面积用于生产杂交水稻,按每公顷增产2吨来估算,可增产1.6亿吨水稻,多养活4-5亿人口。这是袁隆平的“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杨耀松,是这一梦想的实践者和见证者之一。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杨耀松提供

    据透露,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我国开始着力于将杂交水稻传播到世界。截至目前,在亚洲、非洲、一带一路沿线,已有三四十个国家里进行了成功示范,在十多个国家得到了大面积推广。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杨耀松提供

    杨耀松给科技日报记者手机发来一张货币照片。“这是今年,马达加斯加农业部长在看望袁隆平院士时,送给他的一张新货币。为发展杂交水稻,他们把最大面值的新货币上印上了水稻稻穗图案。”

    “他始终心系世界杂交水稻技术发展和推广。”辛业芸说。为了在全世界推广,除了走出去“落地”服务,袁隆平还开设了国际培训班,将各国农技人员邀请来中国,手把手指导。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辛业芸摄

    “每次培训班,他都亲自到场讲话,鼓励他们发展杂交水稻。结业时,他会亲自给每个人发毕业证书,合影留恋。不管多忙,他都会挤时间做这个事。”辛业芸说。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员杨耀松提供

    “你知道他有多热爱杂交水稻吗?你知道袁老师是一张‘活地图’吗?”彭玉林说这话时,科技日报记者随之愣了一下。

    原来,袁隆平向人问话,颇有“小心机”。比如,有外省的人来看望他,他首先问对方是哪里人。听说对方来自哪儿,老爷子会立刻报出当地经纬度,并在得到对方肯定后,开始“进入正题”:当地能种什么水稻品种,采用什么模式育秧等。

    直到现在,老爷子虽记性不如从前,但依然是“活地图”。

    出“告示”

    90后“稻神”定下

    新三大攻关目标

    “全体员工,人人须知,我心中有三大主要任务。”今年6月3日,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挂出了一则袁隆平亲笔签名的“告示”。这是90后“稻神”给自己和全体团队定下的亟待解决的“三大目标”。

    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吴俊摄

    其一,冲刺“禾下乘凉梦”,继续巩固每公顷18吨产量的目标;

    其二,选育耐盐碱稻,瞄准每公顷产量4.5吨的目标。

    其三,发展第三代杂交水稻。

    “目前看,我国18亿亩耕地保护的红线,依然远不能满足粮食生产。土地资源不足,是否有其他土地资源可被利用?我国有10多亿亩盐碱地,现可供利用的在2亿亩左右。因此,袁隆平认为,如果能拿出1亿亩开发,每亩按300公斤产量计算,就能增加300亿公斤粮食,相当湖南省全年的粮食产量,可多养活7、8千万人口。”杨耀松解释了耐盐碱稻目标的“来由”。

    为了实现这个想法,袁隆平近年来提出了利用杂交水稻杂种优势,提高耐盐碱水稻产量的技术路线。2017年团队从国际水稻所等地收集耐盐碱水稻资源开始,仅当年便筛选出了4个较好品种。袁隆平也希望,国家能支持建立“国家级耐盐碱水稻研究中心”。

    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李新奇提供

    “杂交水稻的发展,从三系法到两系法,水稻产量上了一个台阶,但也进入了‘缓慢增长期’。现在,袁隆平院士带领大家,通过遗传工程不育系研究,初步研究成功了第三代杂交水稻技术。”杂交水稻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李新奇说。

    据悉,近年来,通过第三代杂交水稻技术培育的新组合,小面积种植已获得了比两系法品种更高的产量。今年,团队在湖南四地,和福建省等不同生态区,安排了第三代杂交水稻技术制种和试种。或许10月,我们又将听到袁隆平团队的新喜报。


    >>原文链接
  • Copyright © 2012 CKCEST ICP备案号:京ICP备14021735号-2